外出疗养

春天已真正到来,有时温暖的确实让人忘却诸多烦恼,但偶尔的怏怏总不见得灰飞烟灭。星期三的检查并没有最终的结果,第二天我陪着过去后也终于有了大致的相貌,然而至今我并没有告诉别人什么。对于被人好心无心的问起,我也是搪塞不愿多说,仿佛没有落地的那一刻,就不要轻言什么,而且并没有什么可以炫耀,反倒是引了某些人有意无意的嫉妒。大概我总是敏锐如斯,其实别人根本不会上心什么,毕竟我的生活与别人的生活根本没什么交集。
还是要感谢领导多年的记挂,终于在这次把外出旅游成行,但行事还是要求低调,比如唤之以「疗养」,不要把照片放到朋友圈之类。我们二十来人的团队好些是后勤组的,所以他们的行事风格跟我们还是有点不太一样,但素质应该都不错的,整体的国民素质是不错的。虽然四月是淡季,但碰到周末还是有很多的人。第一天下午的湿地游览乘船,江面微风轻拂,天气凉爽,看芦苇低矮青青,大家的心情想必都不错。第二天爬莫干山,参观名人下榻和办公场所,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附带一些子虚乌有的传说,那些俗人便也莫名过来了。至于干将莫邪,有多少人考证过他们的传奇呢?下午去了安吉,进竹博物馆,对于江南之人,竹的历史文化也算耳熟能详,都匆匆略过了。第三天去百草园,其实就是一个集中了动物园植物园游乐园的综合场所,这帮上年纪的老师都上了免费的摩天轮转了一圈,乘多了这玩意,委实没有什么感受。倒是晚餐和住宿的条件令人满意,大家吃喝尽兴,难得欢聚。第一天晚上我也是喝了不少,只是忽然到了第二天就少了兴致。然而有兴致的人一直是保有兴致的,我却总有兴尽悲来的感慨,毕竟良辰易逝、盛筵难再。和童老师住一块儿,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选我,我们并没有太熟悉,然而借此也算是一次机会,他要找一个不会呼噜的人,我睡着了又怎么知道自己没呼噜呢?
回来还是要为上班烦恼,比如本来上午的课被调到下午去上了,自己和学生的状态都不会好到那里去了。最郁闷的莫过于星期二星期四的早自修结束后,并不是接下去的一二两节,我何苦为了二十分钟的早自修早早起来?又辜负了双双对我的等待。想着我离开的这三天,双双多少还是有点依恋我的吧。为父如此,觉也足以宽慰。
还有三个多月的等待,希望一切都顺顺利利的,平静如这水面的芦苇。
11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