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玩水

而今的中国人也过起了美帝的生活,周末节假日的时候也会开着私家车外出野餐烧烤,生活越发的腐化堕落,把无产阶级的革命精神都丢到九霄云外了。沙堤村附近的溪滩大中午的麇集了三五群人,好多都是开越野车过来,大人们搭个帐篷弄次烧烤,孩子们玩玩水,在忽然变热的初夏里,亲近这样的大自然似乎非常的美妙。而我只能带着他们开着我的破摩托,虽然没有野营烧烤的想法,但双双和许易天蹚水的快乐我也是能够感受的。弥勒大道上的风吹得温暖,我脑子里还是那个出了事故的年轻人,他曾经怀着开摩托游天下的理想,并已经付诸了实施,却在中途夭折。我也怀着这样的梦想,却迟迟没有去实践,更多的只是徒然的感慨。当没有收入的人只有梦游时,有钱人已经游玩到了欧美,至于像我这样的人,也只能在郊外打发一下无聊的时光,并羞于在朋友圈晒晒出行的照片。然而溪口的中山路从弥勒大道拐入就已经开始堵车,至于剡溪两岸,蒋氏故居附近早已人山人海,我固也能够猜想武岭门一带的挤人风光。幸而我们只是去玩玩水,那些所谓的景点早已在闲暇无人时走过了。三色杯都已被涨价到八块,而平日里只三块罢了。剡溪并没有我高中春游时的那种浅滩竹排,所以我们才会选择去沙堤村走走,人烟稀少处,也别有风景。
待到两三点钟,永赞知道我们来了,叫我们过去,顺便买几个梅干菜饼给她们,中午饭并没有吃饱,便也觉得那饼口味的确不错。今天起,她开始日班了,至少让我稍微宽心了些。因为夜班的事,我也找了校长两次,这样的为难总归要咎于自己的无能。想着那些豪车出行的年轻人,我连给妻子换新车的资本都没有,更何况是换房呢。我用千万次的默默来感谢她的承受。无聊地在医院呆了一会,双双很兴奋护士的工作,并且不断地拉一个个抽屉,孩子的好奇与无忧,总让大人羡慕不已。白日的银凤广场冷清得很,因为天热的缘故,连滑滑梯都少人玩,倒是树荫下的两台乒乓球还有人在切磋。如果晚上过去的话,那必是另一番热闹风景了。
回来的时候依旧开得很慢,毕竟阳光和暖风总是难得。天热的甚至有人已经下河洗澡了,虽然「饮用水源禁止游泳」的牌子赫然立在旁边,停着数十辆私家车的车主装备完整地下了河,畅快地游着,每一个都赤裸着上身。西圃水库的大坝好好地修缮了一番,「上善若水」的大字可笑地传达着它的诗意与哲理,大概它也不屑与这俗世争什么,只是利万物罢了,他们要游泳就让他们游泳吧。大家都知道上几年这里曾吞噬了一个少年的性命,我也无畏地带双双游过,但想必以后我是再也不会游的了。然而生与死不也都是很随机么,上帝一掷色子,便定下了你我的前生今世。
昨天我们寻觅五一节前后一种神秘的野果,然而好多地都没有了阿公公的影子。到了里应,他们也没有做好爬曰岭古道的打算,最后只能在萧镇的高沙塘玩了一会水,为此我还特意给他们买了两双拖鞋。回来时,错把别人的包给拎了回来,还好发现的早,便又送了回去,而主人却浑然不知,还只顾着她的烧烤吧。我们做了一件所谓的好事,也给无趣的生活添了不少精彩。而下午的打发时间只为最后晚上吃一顿饕餮小龙虾宴。双双和许易天比赛吃饭,他们足足吃了六小碗。我一点饭都没吃,大概小龙虾也吃饱了。然而到了晚上便饿得睡不着,爬起来偷吃了鸡掌。时不时被人踢醒,大概是自己的呼噜影响了别人的睡眠。我想我还是搬到双双那边去睡吧。双双早上起来很奇怪,问我为什么忽然到她床上去了。我说,爸爸梦游了。
毕竟没钱人在节假日只能选择梦游。
DSCF4803

DSCF4805

DSCF4807

DSCF4809

DSCF4810

DSCF4812

DSCF4813

DSCF4815

DSCF4816

DSCF4817

DSCF4819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