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会好起来的

昨天下午的CT我只是陪同过去,却还担心奶奶被抬上抬下是否又伤了脑子,结果我都不敢去面对了。等培训回来,赶过去的时候,奶奶的意识就不行了。我握住她的手不放,因为她只想坐起来,嘴里念叨着却是做菜快要糊了的事,对于我们的应对也没有反应。我们知道已经出血到非要做手术的地步了。可怜的奶奶在病危的潜意识里还在担心家务,这操劳了一辈子的奶奶,让人如此揪心。
亲人们都来了,手术的准备都做好了,就等宁波的专家下来。无知的双双还是在病房高高兴兴的。在去手术室前,已无意识的奶奶还是应了双双一声回答,我却已经止不住泪下。奶奶此一去,难保无虞,也许见到的是最后一面,我不敢想象这结果会给我们特别是爷爷怎样的打击。
不是我脆弱,是生命太脆弱。手术到十点多结束,之前有医生出来告诉情况,让我们稍稍安心。手术结束后又去了CT室检查。医院的规划太让人不满,手术室住院部跟CT室不一幢楼,每次检查都要绕很多的路,对某些病人真是折磨。如果结果是理想的,那也无所谓了。今天早上的CT复查,情况是乐观的,这是让我们久违的欣慰之事。下午我也有机会去ICU探望,遍布的仪器,让人感到俨然。奶奶能听到我们的说话,也有简单的应对,虽然精神不济,但意识至少渐渐在清醒。我想一起进去的爷爷也会欣慰的。可惜ICU只给半小时,只给两个人探望,但我想奶奶也懂了我们这些亲人的意思,她也会在那里静静地恢复。
我有时不敢写这些文字,我的纪录是否会带来不祥呢?我是不信邪的,但是这些天奶奶外公的状态似乎冥冥中让我去接受命运必将到来的安排,虽然我一直在逃避这样的命运。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3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