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也许不该谈钱的问题

奶奶今年79岁,2012年8月3日早上7点多,步行于奉化惠政路步行街(名为步行街,居然可以摩托车电瓶车自行车大行其道),在三江超市附近,背后被电瓶车撞到,后脑着地。电瓶车主报警,送到市人民医院抢救,CT结果为颅内出血。住院观察至第三天病情恶化,于8月6日晚7点手术。开颅后发现为颅内动脉血管破裂。手术后现在在ICU病房。肇事者现只拿出5000元,其余数万元医疗费用现在均有我们自己支付。
事故报案后,法律上讲就是肇事者负全责。但其人无力支付医疗费用,一个离异女子又无任何可抵押财产,这近十万元的医疗费,我们又如何得到补偿?因为已经报警备案,医保中心是不会接受医保的。我奶奶作为医保者,遇到这样的情况,相关单位能否另情考虑,在确定肇事者实无赔偿能力下,继续考虑医保的有效性?
对于交通肇事,如电瓶车自行车没有参加保险,一旦撞人就是全部负责,受害者不得享受医保。基于现在这样的处理方式,我觉得总会出现不好的现象。一、肇事者和受害者多会选择私了,然后隐瞒受伤实情而获得医保。(这位妇女事后报警,出于一种对交警的依赖,却落得受害者不能享受医保,不知是理智还是愚蠢。)以国家的损失来换取个人的私利未尝不可,小民得利甚微,哪比得过某些人对国家钱财的挥霍。二、增加交通肇事逃逸的发生。无论肇事者有无投保,巨额的医疗费用是交通保险所不能补偿的。三、见义勇为的行为更为罕见,因为做好事被诬陷的要承担全部的医疗费用及其它的风险。
我们若要逼人打官司,拉此女上法庭,也难获得补偿。当个人的权益得不到保障,医保中心作为国家机构能否酌情考虑这种特殊情况,而不是只认定肇事者负全责而自己就不管不顾了?所谓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与民争利。当然这也是小民我一厢情愿的可笑想法。如今的损失只能我们独自承受,如果碰到双方都是贫困人家,一方赔不起,一方医不起,组织又无动于衷,该如何是好?
也许现在这个时候不该考虑金钱问题,奶奶能恢复过来已经够让我们满足的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1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