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与?人事与?

17 | 05 | 2016

临产的日子愈见近了,而七十天却又觉漫长,况妻时时自感疲乏,总让人惴惴。上周值日,闻得同事得女,然早产二月有余,此番抚育必艰辛重重,困苦自可感知;又另有同事微信上晒喜,母婴平安,有子有女,事业小成,真羡煞我等。然终是他人之事,幸或不幸,或悲或乐,于己皆是瞬时之情绪,何人能记挂自己多少。奈何我功业未遂,短短两学期领导听课已不下四次,数十年来此等待遇殊为罕见,固是业务未精,何来栽培之殷?惜乎壮怀以堕,斗志已微,若能安慰度日,苟且也是愿意。
今天午睡实感不安,冥冥中有不祥袭来,概是操心于教书之沉闷,有怀揣育胎之忧心。隐隐觉得给学生看孔子视频并非完策,第二节课果被突袭,幸哉我已备后案,潦草间也应付裕如,毕竟见得这等待遇多次。然此番顺利得过,又得显瑞点评之中肯见血,便自觉文本解读水平之差,又不胜驾驭课堂之力。凡教育伟业之凿凿,敌不过虚伪与无用;谋业好与差,亦敌不过人生所遇否与泰。想那魏则西误百度而殒命,雷洋君被嫖娼而屈死,世间平与不平皆是侥幸,听闻之事颇令人感怀于命数造化捉弄。然今朝断句练习为李纲《论天人之理》,情意切切要人知天命尽人事。于我而言,认天命,求无为。我身上更多的是道家的消极占了上风,儒家的积极给了别人。
见那香车宝马盈满路,自己还骑着破车,觉得求财艰难,养家吃力。梦想彩票百万,梦想直播爆红。这几天也见识了直播给予的自信与自卑,交织的乐与哀只因为我看似不凡却又太多平凡。把希望寄于后代的人是否可悲?但努力为什么在我身上褪去了光彩?天之所性,其可易乎?
给丈人小小的经营送了点货过去,同悲于这糊口求生的艰难。但坚持着做,有些人也能成就一番天地,譬如杂货店批发的老板娘。她谈起来也是去过欧洲数国的见识人了,言谈间忽然多了些沐浴过欧风美雨的情怀素养。如果我有这些旅资,大概又畏葸于它的使用了,毕竟我还没到那种可以充裕到洒脱的地步。教师的福利如此卑微,有些人用进取在同类中求得卓然,有些人用浑噩来苟且谋生,至于诗和远方,那只是曾经的向往,而今早泯然了。更有人用嘴上的不思进取来麻痹别人的追求,我也只能付之以笑,或许他们真心为了给你心灵的解脱。
球场上,我已经跑不动,不要说我年轻,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还是十年前的我,恭维的话听多,就不知进步与境界在哪里了。所以今天的评课反倒让我获益良多,对于备课,我还是有应付的成分。虽然你我都拾人牙慧,我却连拾都懒得拾,那便是我的过错了。
我看过太多的书,我忘记太多的东西,知识貌似很丰富,智慧却是寥寥。也许该是改变读书态度和方法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