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无人问津的祠墓

05 | 06 | 2016

在武岭公园附近乱找,问人魏杞墓在哪里,他们反正给我一个大致的方向,让我在周围绕来绕去。甚至都摸索到蒋母墓道去了,但他们都在发死人财,黄牛跟我说上百元才能进门。我还是继续努力找魏杞墓,卖芋艿头的老伯告诉我在十字路口别墅过去那边,不过他说那里没开放了。我还是不死心,经过别墅,发现有一条小道,周围虽是厂房,但大概也只有这条小道会有通山腰的可能性。虽然那个管别墅的门卫老头把我诓了很远,其实魏杞墓就在他旁边。因为再进去我就看到了崇福祠。网上介绍的,崇福祠就是为了纪念魏杞而建的。可惜的是,祠堂居然成了废物丢弃之所,门口一个补锅匠在忙,两边几只狗几只鸡不是在叫就是在跳,双双被吓得不轻。大门早已封闭,那人说祠堂里没什么东西了,都搬到民国大宅院那边去了。我从侧廊进去,侧廊被他开辟成厨房模样,天井里还有两头石兽,周围堆满了各种杂物,匾额和对联还在。第二进是魏杞的塑像,还是匾额和对联,对联的内容记着他的功绩。主人家的女儿虽然比双双还小,但大方地给我们介绍她的家,当然是她感兴趣的动物。那家养的动物还真多啊,鹅在叫,一只猫生了三只小猫躲在沙发里,但双双不敢抱那小猫咪。小女孩还指导给我们看大门后的一块碑,拿着手电照着说还有字呢。我不知道那字是不是被人有意涂抹以致不清,后来在网上查询说因年代久远而漫漶,神道碑记载的是魏杞的生平功绩。
主人建议我们去看看墓,就在刚才过来路边上去。路边立着重修魏杞祠墓碑记,落款时间是一九九五年,短短二十年,一座重修的祠堂又荒废了,如果能够备加修缮,必也是溪口不错的景观。而今沦落成垃圾满地,凌乱不堪,先人有知,大概也会顿足不已,魏杞有灵,可堪青山作伴?墓道两侧确有石马、翁仲,年代不可考,虽有岁月的痕迹,但不知多少长久。魏杞墓没有墓碑,只一座孤零零的圆冢,边上插着某地魏氏,大概是寻祖而来。左右还有两道路,上去是三座坟,所葬何人,一概不知。
生人尚应接自顾不暇,何况死人。再怎么有名,大概也抵不过沧桑,慢慢地被人忘却,魏杞如此,我们更是如此。反倒是那些石马翁仲,日夜歆享着青山绿水之精华,永恒的会是它们吧。
回来在武岭公园转了一下,没有特别之处,尚存的四座楼台被辟为文物,反倒是门口的两个麒麟有点古意,仙人乘麒麟来去,我便叫他们也上去坐坐了。其它所谓的景点对于本地人来讲已经没有太多的意义。蒋介石的书法还是令人称道。
DSCF4896

DSCF4887

DSCF4888

DSCF4889

DSCF4895

DSCF4897

DSCF4900

DSCF4904

DSCF4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