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国清寺

如家酒店虽有早点提供,但菜品不多,幸亏还有稀饭咸菜,我要求双双吃它两碗,晚些上国清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上中饭。天台的公交车发车很不积极,明明五路车在那里就是不走。上车了司机还要求带矿泉水的当场喝一口,防止恐怖分子带汽油。县领导拍马屁,热烈迎接鸡耳屎峰会而做的安全工作,令一线司机大为光火。半路和我聊了许多,我多是呵呵,因为话并不是听得很懂。
国清寺先要去买十元门票,进寺山路其实很短,但有电瓶车五元接送,双双乐意坐就坐去了。然后一座桥过去有大大四个字隋代古刹,作为天台顶级风景区,还是比不过阿育王寺牛叉啊,因为追溯起来,后者可是晋代古刹呢。进寺门还要象征性地收取五元香花钱,然后是各种庙宇建筑。双双也知道那里不能大声喧哗,有些小朋友可不太乐意来这种毫无乐趣之地。双双也会跪拜祈福,大概是为自己为未出生的弟弟。古树参天蔽日,时有松鼠爬上爬下引得小朋友惊呼。文物馆展览远近跟佛教有关的文物,碑文拓片展示的是国清寺作为天台宗发源地的厚重历史与影响。鱼乐国那里双双逗留了很长时间,看乌龟懒洋洋地叠罗汉,用饼干喂锦鲤,有董其昌的题碑,年代久远。重修国清寺碑文很高大,隋朝的遗存虽不多,但至近也可到雍正年间。一棵隋梅也是一道景观,然现今并不是它盛开之时,简介展示其在文革时濒临枯死,料得树木有明治乱的灵性。
清风拂来,落叶纷纷,沧桑千年,不变岿然。回来的时候看到了在寺院处遥望的那座古塔,其实它就在我们过来的路上,只是当时乘电瓶车未曾留意罢了。塔高九层,岁月变幻,坍损了飞檐龛顶,但仍能感受到它高大巍峨的气势。很多人得意顺心时从未求助于佛祖菩萨,有欲难得时又虔诚跪拜,就像毛坦厂中学这几天的拜佛。佛祖从不以真身示人,见到祂时才会惊讶祂伟大得难以形容,就像这座隋塔。
游客和僧侣在寺院外围的农村走来又走去,农田里一垄一垄的禾苗正在茁壮成长。回去吧,不去石梁飞瀑了,双双还是留恋宾馆的更多。在五路车站等了很久的公交车,中午的天热了很多,不像在寺里,既能带来身体的清凉,更能带来心灵的凉爽。
DSCF4938 DSCF4931 DSCF4934 DSCF4935 DSCF4937 DSCF4939 DSCF4940 DSCF4941 DSCF4942 DSCF4945 DSCF4946 DSCF4948 DSCF4949 DSCF4951 DSCF4955 DSCF4956 DSCF4957 DSCF4959 DSCF4960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