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桥人

昨晚看到《读库》故事,当年三线建设为了多快好省,节约闹革命,造了一条单行道桥梁,结果名为团结的大桥因为两边车辆互不相让,而经常上演不团结的争斗,直到八十年代才拓宽。我想如果写一篇守桥人的小说,可以设定在这座单行桥旁边另造一座多车道新桥,但它依旧保留着,就作为步行桥或者安排两个人专门负责管理出入,半天为从这边到那边的车辆放行,半天为从那边到这边的车辆放行,还可以解决两个人的就业问题。至于他们的无聊和交往,大概也可以慢慢地酝酿出小人物在大时代的卑微经历。等这篇小说出名的时候,人们就会考据它和伯尔的《在桥边》的关系。然后桥头的门禁管理随着时代的发展变成了全自动化,就再也不需要守桥人了,他们的出路会在哪里,大概也可以再用别的素材去酝酿。我忽然有一个很大的野心了,但我知道素材的积累和多生活的感官需要多少的用心啊,而我并不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自从我读了莫言的作品,发现他的确配得上大奖。《蛙》的现实批判带着刺,《生死疲劳》带着自黑的幽默和对时代的讥讽,都是好作品呢。
七月的早上六点天下早已一片光明,我带着惺忪去给妻子买早饭,在公园碰到了晨练的吕老师,寒暄了几句,看他头上冒汗,还有颇为不错的体型,眼见着退休将至,女儿已嫁,大概也可以享受人生的快乐了。母亲总会拿他和仇校长相提并论,然而名利与幸福并没有绝对的关系,活着如吕老师也未必不是难得的天赐,就此我也祝福他。我只是觉得自己的前路还有太多的难平。离临产没有几天了,我本应该有迎接新生的快乐,却绝然没有当年双双出生时的那种幸福,不断地晒娃其实就是自己浸在幸福中而忘形的举动。母亲外租的房子停租了,简单装修了一下给我们住,这样就不用麻烦来回了,虽然锦山明珠离河头路就隔着一个公园。却也没有了一年一万多的房租费,想着赚钱不易,就有点愧疚。然而我愧疚的何止一点点呢。
补课要坚持到本月十五号,每天还能在学校吃上廉价的中饭,也并没有让自己在虚无中蹉跎了岁月,也是不错的。看着有些人被推荐评高级了,看着有些人被推荐为考核优秀教师了,心中难免焦急与悻悻。其实我并不是一个自甘堕落的人。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