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公元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一日零点三十六分,我在产房里陪同妻子产下八斤多的男婴。见识了生产的艰难,也看到了母亲的欣喜。然而漫长的抚养道路等在着我们去走。第一天晚上只我和妻子在一间硕大的病房,彼此都没有睡着,看他连夜吵着要抱要吃,妻子没有人奶,我又重新操持起泡奶粉喂奶的行当,其间的无助几乎让人欲哭无泪。新生儿初来世界的惊悸与不适甚至让专业的妻子都感到孩子的异常,比如他第一天的进食消化过快,比如血肿的后遗,孤单的时候越是感到前景黯淡。直到天气渐明,打扫卫生的阿姨来了,医生护士也都上班了,稍微让人少了点无助感,只是疲劳是带不走的。特别是妻子的艰辛,并为她的伟大而骄傲。然而她娘家人就只是她哥哥来看了一下,幸亏还有她的好朋友也陪她一起走过艰难的生产过程,如果有自己的父母在就更好了,然而老父老母并不在身边。
只到近中午的时候母亲赶过来,我忽然才觉得放下些什么。冒着酷热回家,摩托车要好好修一下才能再赶几个来回,自己需要一个安静的家好好休息。如果生在人民医院,也许这艰难的顺产要改剖腹了,也许亲人们可以时不时来探望了。但在溪口也好,毕竟工作单位有很多普通病人受不到的待遇,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希望这个状似双双的新生儿能平平安安度过这段适应新世界的日子。我看着他,似乎很难想起九年前养双双的状态与心情,甚至也像样的名字都没给取好。而我们这一家往后,就要和这个新生儿建立起父子、母子、姐弟、祖孙的诸多关系了。想起刚看完的《生死疲劳》,望着他成熟的眼睛,仿佛他早已知道了彼此的因缘际会。
我还是会继续我这个网站,它存在的意义又多了一层对新生儿的记忆。我为他辟了一个新的地方,名字唤作新景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4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