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对的一星期

距离对对出生已经一星期了,每天都在昏沉中度过,外面酷热的天气也减不轻劳累,甚至连饮食都出现了问题。每天只能在空调房里,和妻子过着坐月子的日子。然而她是更辛苦的那个,如果她有充足母乳的话,也不会让自己那么累了,特别是晚上,可以随时安抚对对。然而现在的夜晚是让我最感恐惧的夜晚,就像每一个无法安睡的夜晚,那已经是很多年前才遭遇到的梦魇了,而今又悄悄地来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它排遣出去。等到像双双那样的年纪,便无需操心什么了,而对对的现在仿佛每一刻都是痛苦。虽然新生命的诞生给了像母亲那样的人幸福,然而我不知道那无法安睡的痛苦能否用这种幸福抵消。然而她毕竟是一个经历过苦难的母亲,养大了我,又养大了双双,也许她也会多少怀着欢愉的心去面对新生的对对。
然而我并不那样的人,我会为自己无法帮助妻子和母亲感到愧疚,所以我觉得她们每一丝的付出都值得我好好珍惜。我要尽力让母亲睡好,也许后半夜免不了打扰她,但我不希望她白天也休息不够。妻子的催乳还在漫长的道路上,如果那些滋补能够带来效果,那又是多么令人欣慰啊。我知道,自分娩经历的漫长努力和痛苦加之于她的是更大的烦恼,身体和心理的透支让她勉强坚持着。但多少她比我更勇敢,虽然她也哭泣过。
她们让我独自去睡觉,我又怎么忍心她们置于漫长的夜幕中为着一个吵闹的新生儿苦苦煎熬。即使我睡去了,我也会惴惴不安。这几天闭上眼睛,不时听到婴儿的啼哭,虽然那只是幻听,但已经让我心不安了。更不用说对对不时的啼哭,我也烦躁得感觉又要进入到最糟糕的那些时光了。
丈母娘打算明天下午乘人家的车过来,她有严重的晕车症,而且都上七十了,又怎么能指望她帮母亲换手照顾对对。那天后半夜,无助的我只能给姑姑发微信,让她早上过来帮忙母亲做些杂事,毕竟她还是退休着有空闲,然而她总不能代替了月嫂。
每一个闷热的夜晚,都是一次成长的阵痛。希望对对快快长大。
20160727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1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