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无眠

四点过后,各种响动便此起彼伏。先是垃圾车搬走垃圾的声响,风吹打窗帘的声音也莫名响了。不久便是早起锻炼的老人的动静。对对自两点吃奶溢出后就开始吵闹,起先的奶嘴都安抚不来,妈拖着感冒的身子过来,想抱着他睡,结果还是没有成功,反倒是愈加哭闹了。最后终于吸进了奶嘴,慢慢地睡去,我在旁边给他打着扇子。回到隔壁的房间,探听着那边的响动,即使他一点可闻的声响都让我惊心。末了,我还是起床蹲个厕所。反正睡意全无,不如码点文字。小阿姨过来吃顿晚饭就走了,算是来看望过外婆或是对对了。外婆上几天从大阿姨家又住了回来。她的精神状态很好,不必像以前那样常卧床需要照顾,这下让那些舅舅舅妈放心了吧。虽然妈只要给她简单的饭食,然而说出去,让一个忙着照顾新生儿的六十岁的女儿再照顾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而儿子儿媳们却是悠闲的,有些人大概也不知道什么叫愧疚吧。但有时外婆见到这个特会哭闹的曾外孙,算是给她一点点安慰。她觉得我们这里已是她乐于安住的家了。
我们也要在这里住上几年了。锦山明珠挪给大舅哥他们两人了,反正暂时也空着,反正他去外面租房也免不了要借我们的钱。下午和双双一起去搬了点东西回来,安眠药还放在那里,床头的那本书已经很久没翻看了。地上都有了明显的灰尘,然而我并没有心情打扫。双双听说我们不住那里,她似乎有点不舍,带着她心爱的毯子回去了。我把那些要送给双双作为好多年后的嫁妆的锡器收起来,锡器上都刻着双双健康快乐的字样,它们的独一无二让我不用担心它们会沦为变卖的抵当。妈这里也就这么大地方,想必还要买个简易的衣柜放放衣服,那些东西就慢慢腾吧。处暑已过,天还偏热,夏季的衣服大概还能穿上许久,然而早晚渐凉,该可以带对对出去散散步,见识一下阳光了。下午他哭闹得厉害,便带去看医生,小子反而在半途安定的以至于瞌睡。医生也没发现不是,说要补补钙,希望那是他哭闹不止的原因所在,至少能对症下药了。
我还是担心妈承受不来,这几天又喉咙痛感冒了。召唤姑姑姑姑又没反应,想来还是算了。毕竟不以为意于别人的事很是正常,对待外婆不就是典型吗?我也总不能太把那些烦心事留着不放,若是又像月初走不出来,痛苦的就不止我一个人了。毕竟这孩子总能宽慰他们的辛苦,而当别人说起我自己已人生圆满的时候,我也只能一笑而过。实在的,我的念想是那么超凡脱俗,或者是那么的不近人情。
如果我真无谓于别人或自己的感受,大概也不会有上面这些文字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