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对两个月了

21 | 09 | 2016

清晨的公园虽然还带着秋日的寒气,但阳光出来后,便温暖异常了。我也趁着还有那么点时间推对对出去。他们总是怪我推他回来时候始终哭闹的状态,我何尝不想让他们能够得到片刻的休息。妈也趁此可以去买个菜。昨天晚上并没有听到隔壁对对的哭声,以为他安分地睡着,早上醒来才知道被妈在两点多带过去自己房间了。妻子固然休息了,但妈这后半夜我就难以想象了。我只能认定老年人是不需要太多睡眠,如此来安慰自己。公园里桂花又开始飘香了,对对不知道能否闻到这奇异的芬芳。我已经熟悉了每一条道路的特性,或是平坦或是坎坷,也知道哪里会是人群聚集之地,哪里又是荒凉之所。佳木斯的舞步早早地响起,也许对对听多了便会被它吸引而停止哭闹吧?那些人围上来赞叹他的美貌,我只能用坏脾气来徒然消解他们对对对的印象。她们当然也会指导我这个手生的父亲如何更好地抱养孩子。但现在的对对抱起来不是手脚折腾就是吐奶不止。虽然给他晒了一会阳光,但还是哭闹起来。那些在公园边上摆摊卖自己蔬菜的人们不必担心城管的驱逐,也不必担心会不会卖不完自家种的结果,他们也许大清早地来到这里是体验一种不一样的老年生活。然而他们的吆喝也无法让对对感到兴趣。看着各家的孩子一个个被带出来晒太阳放风,会走的会跑的会安静地在大人怀抱里的。就只有我的对对左右都不安分,躺着也不是抱着也不是。妈说这时候本不是推他出去的时辰,他总是在那个时候又要睡去。
我只好再次拖着哭哭啼啼的对对回家,外婆还能时不时帮上一点点忙,爷爷这时候也过来了。偶尔的到来总能看到对对最好的一面,唯有长久相伴的人才感到这孩子的需求太高。抱着睡了放下就醒,醒来就吵。妻子过来,给他乳头安慰。看着他不吵了,我就回学校来,毕竟上午还有两节课要上。
每天起来总是惴惴,后半夜起来的频率比以前高到不知多少次,唯有双双睡得还是那么安稳。以前养双双时候的快乐都到哪里去了?以前并不觉得辛苦的而今却感觉愈加疲惫,为自己也为别人操心是不是太过多余?即使四个月后,大概也会有解决的办法。唯一的指望就是对对能越来越乖,而看这几天的表现,除了哭闹大概也数不出所谓的亮点了。倒是会咿咿呀呀叫几声,或者偶尔的微笑,如此而已了。我还能对两个月大的婴儿有什么期望么?公园里的羡慕也总会慢慢消退,毕竟时光总会冲走所有的忧伤。何况别人眼里,哪里又有什么忧伤啊。起风的日子总是让人怀想很多,况一阵秋雨一阵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