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随记

一、晚上的群体散步是一群人从走廊这端到那端,周而复始,走到你不想走了。大家基本面无表情。
二、早上六点起床,无所事事,洗漱完毕,在走廊踱步。时间过得很慢。吃完药心情稍微好了些。后来又做了操,等待着吃中饭。手机玩了一会儿,并没有太大兴致。
三、我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
四、相思只在现实的泪中,梦里已不见。
五、顺其自然,船到桥头自然直。
六、拿一本厚厚的英汉词典,边看边哭,别人做操她秀书法的暴饮暴食者转院了。
七、吹风机残留的香气,那是无法洗彻底的洗发精散发的味道。
八、有几个活着乐观,有几个活着悲观。快乐过是一天,不快乐过也是一天。
九、看淡一切,平平淡淡过。云水禅意,朋友送我的一个词。
十、精神病院游戏开发指南:护士点名找病患,病患四处找位置躲藏。
十一、每一次相见仿佛将终生不见——致我最爱的赞。
十二、病友借我飞利浦——如果烦恼能像剃须一样就好了。
十三、对墙的床头好似大学时对墙的床头,一样孤独的味道。
十四、人生就是平平凡凡普普通通过,你还想怎样!
十五、今天双双跟他们一起来看我。别离时舍不得泪眼婆娑。
十六、有躁狂的看起来乐观的沈家里的狗被毒死,知道消息的他在大厅哭泣落泪。
十七、做佳木斯操,有人动作夸张得滑稽,有人动作呆板如木鸡。
十八、像怨妇等待丈夫归来一般,在病房门口守着晚上的药派发吃完。
十九、这个世界需要我的拯救,一个臆想男孩在父母陪同下不停地边走边念叨这样的科幻词汇。不知道他父母心情是多么痛苦。
二十、任何一个群体中总有一个人充当长舌妇的角色。四处探听小道消息,并以嫉恶如仇公道公正的姿势亮相。自不知已被人暗中耻笑厌恶。
二十一、歇斯底里的少女今天正常了,我们纳闷为什么不发作了。其实五十步笑百步,因为我们都有病才遇到一起,只是轻重罢了。
二十二、临床小哥睡前吃零食,不停自言自语,遇人傻笑,跟最初的临床老头差不多。为什么会不停的自言自语?
二十三、当手机没电只能待在护士站充电时,我就止不住想家,想家中的亲人,爸妈、妻子、女儿、儿子。都让我伤心得落泪。我多么希望早点儿出去啊!
二十四、淋浴每周开放两次,想洗澡换个心情,无奈水龙头不好,出水由烫热温凉冷轮流不停倾泻,只能草草洗完。七人一组不觉尴尬,所幸进的不是纳粹的毒气室。还是怀念家里的热水澡。
二十五、几个重患最近不发作了,大家感觉寂寞空虚。吃瓜群众也不常有了。围观在这里是一种生活,每个人都不想被孤独包围。
二十六、起来的心情一片灰暗,直到九点多才渐渐缓和。学做手指操会不会好点?每天的早上就是煎熬。
二十七、夜幕降临,孤独感油然而生,全然没有了刚才唱卡拉欧凯的欢欣。
二十八、我想出院,想在这密不透风的牢笼里越狱。但如此困难。一直找不到漏洞出去。
二十九、既然还有一个月的电休克治疗,我就应该把它当成疗养院的生活。
三十、煎熬地等待着电休克的到来,连睡觉也在担心等待。四十六床的怪物在午睡时刻又拉开了窗帘,还吃东西,还莫名发笑,反倒是旁边的父亲小睡打起了呼噜。走廊开始出现各种声响,最明显的便是号称律师的狂妄女人的声音。仿佛她自己看透世人世事,仿佛她自己又无所不能,又对各人各事又各种不满。我甚至怀疑她的职业也是臆想的,至于她的看法,我老早不以为然,只是默然一笑罢了。毕竟我要关心的是自己的康复,俗事是一概不管了。
三十一、六点起床,吃完早饭,就是无聊的等待。踱步也只是少许熬过时间,手机也没有太大的兴趣。若要等到下午的电休克,真不知道要经历多少的无聊。我这个渴望自由的人已经受不了这样的困锁了。
三十二、对电休克抱着疑惑恐惧,以致中午都没好好入睡,担心着它让我记起什么不好的往事繁琐,其实它只会让我忘记更多。我慢慢地在勾连回忆,父亲、母亲、妻子、儿女,从来没有那么亲近过。
三十三、下午还有最后一次的电休克,医生并没有放我出院的意图。我需要好好熬。年底月末了,再怎么也要想着回去了。
三十四、父爱如山,谆谆教导伴我。
三十五、住院期间,都未好好去慰问过爷爷奶奶。他们得知我生病又会怎样的打击。想趁着快点好转,免得他们担心。于是我对出院又报以急切了。
三十六、团体治疗活动就我一个男生,大家拉近距离,一时隔阂全无。如果彼此间有那么多温馨和默契就好了。然而病友终不是亲人。
img_4261 img_4266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1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