琐事乱纪

06 | 01 | 2017

出去潇洒总有点愧疚,毕竟扔下双双对对给爸妈,要辛苦他们。双双在某些细节上还是很乖的,至少会自己漱洗脱衣睡觉了;对对却是难对付的主。我在享受足浴按摩的时候,妈正哄着对对艰难入睡,爸妈从来都不曾享受过足浴按摩,也许一辈子都不会进这样的场所,他们也必不习惯别人的伺候。
外面下着蒙蒙细雨,倒是适合汽车来回。说到汽车来回,就想起下午带双双匆匆去看眼科医生时半路和车子发生的刮擦,我又毫不讲理地给人家赔了一百元,妻子听说后也没多言什么,对于我处事能力是不屑的,比如足浴按摩出来后车子被堵,店门前的盆景移一下就可以,我却叫不动那里面待着的服务生过来帮忙,又是我处事能力的表现。幸亏那盆景并不重,加上妻子的技术一流,稍微挪一下就解决了摆脱问题。回到家他们都已经睡下了,剩下的就是没睡着罢了。他们还惦记着我三餐的药。逢到亲人电话交流,总会说起我的病情如何如何。我现在倒只惦记着这个网站的永久,其它的倒心平了许多。工作总会有人帮我安排的,自己再焦心也没用。对对总会长大的,即使我不陪他去公园,也有人陪他去公园,何况这个孩子是值得炫耀的一个孩子呢!外表的俊俏足以引起自家人和别人家的艳羡,然而我并不是十分高兴。妻子则不然,因为终于有个像她的孩子了。而现在的双双我觉得更加丰富,她的喜怒哀乐都是有生命的了,而不像以前,有太多的无知表达。当然对对对的期盼更多,人活着大概也就这么些幸福。
爷爷奶奶都老了,我和妈今天带对对去看望了他们一下,毕竟不像双双小时候了,爷爷会天天过来领双双,而今变成了偶尔的看望,我们和他们都是偶尔。今天还继续下着小雨,回来包了就我们三人的公交车——妈这样调侃交通。
去银行,续域名费,到学校等待领取慰问品,各种小事,总之为了打发时间。临过年了,不想一年又走的匆忙。回首,自己唯一的收获就是对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