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医院

跑医院一般不是件好事,或是探望病人或是自己患病,当然生产孩子算是喜事。比如妻子的堂妹逢今天七夕生了个女孩,希望这样的喜事能巩固彼此的幸福。至于托我这个不学无术的语文老师取名,我是自认不行的。妻子拿侄子当初之事威吓于我,我也只能上网给她百度几个,但我总觉将父母之命运与孩子之姓名相提并论委实可笑,我也不想辩解什么,侄子定名之时,你我大概还不相识吧。不过缘分总是冥冥中注定。
27床的小伙就常拿那些护士开心,也许缘分就是这样来的。年轻人的交往我总不擅长,在漫长的照顾母亲日子里,偶尔寻些开心也可以给无趣的病房带来一些欢声笑语。不过很多日子,我总是高兴不起来,比如很不喜欢27床无休止的喊疼,连她儿子都无动于衷了,而旁人又不能说什么,特别是要休息的时候被打扰总是心烦的。但是随着奶奶的好转,姑姑爷爷有时候也会拿她开心一下,我是不会的。因为这样的举动或想法总不是特别友善,虽然那人也根本不会如我想得太多,痛不欲生的状态只让她存着一个念头,只要能缓解头痛就可以了。我却想到鲁镇的人是如何咀嚼祥林嫂的痛苦了,所以到了医院,还是收敛起欢天喜地的样子。我也同情他们的遭遇,小伙虽然不太认真,但就他一个孩子每日每夜的照顾,换手的人都没有。亲人们很多都只是探望一下坐一会就走的,有几个会无微不至地替他照顾一个晚上,让他回家好好睡一觉呢?所以姑姑也是最辛苦的,但她至少有我还有叔叔还有很多的亲人可以替她照顾奶奶半天或者一晚。
反倒是奶奶已经按捺不住这病床的日子了,自出事那天起已经整整20天了。奶奶清醒的状态也有10多天了吧。她不喜别人的照顾,觉得那是对别人的拖累。雾化要自己来,吃饭不要别人喂,甚至要自己下床上厕所。看她的精神状态的确是很令人欣慰,也许她也觉得很快就可以回家了,所以老是问什么时候可以回去。我是说过两天,但姑姑抱怨我不要说过两天, 她也是不懂我的意思。我这般言语只是让奶奶能有一个较为切实的盼望,如果给她一个更长的日期,奶奶会不会烦躁呢?对她来讲,没有可以打发日子的节目,我拿iPad给她看看双双的照片,也就仅此而已了。她也不能像在家里看看电视,念念经,出去买买菜,回来做做家务。在病床上,她只能睡觉,常闭着眼睛,因为眼疾的关系,耳朵聋的也听不出外面的声响,当然也免了27床喊疼的吵闹。最多是睁开眼睛看看点滴的情况,然后常问还有几瓶几天就可以结束了。从最初的10瓶到现在的5瓶,她也感到自己的病一天天好起来了。人多的时候我会给她带上助听器,希望她能同我们的交流中排遣一下无聊。
今天又带她去做了CT,我们都怀着惴惴的心情,但也知道应该会是乐观的结果,相比一个星期前的检查,是不会再有手术前的那种危险了。说起当初的情景,奶奶是全然忘记了,她也只记得出事那天的景象。我向她述说两次手术的巨大风险,她也感叹自己是死里逃生。我想,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有时也会刻意带双双过去,奶奶看到双双活泼的样子,心情就会好多了吧,毕竟无聊的病床需要一些活跃的气息。奶奶的愿望就是有生之年能看到彬和杰也成家了,看到双双一代的孩子聚在一起,这也就是所谓的天伦之乐吧!就像27床,虽然痛不欲生,几欲求死,但又不甘儿子还没成家。长辈们的愿望卑微而真切,如同昨天过去探望的外公。我过去的时候他一个人在床上午睡,安详而宁静。后来外婆也回来了,她是抽空去参加了基督教的活动。照顾外公的小舅吃完中饭回去了,就外公现在的状态,外婆照顾他也可以胜任了,已经奇迹般地能坐起来了。我想等10月份表妹结婚的时候,外公也可以摇着轮椅去喜宴上见证那幸福的日子了。说起将来,话题还是在我们这一代还有几个未成家的孩子。至于个人的将来,对我这个毫无信仰的人来讲,我是不会在意那些宗教所讲的天堂或是地狱、西天或是冥府、轮回或是重生。前世来生都是虚无的,做孩子的让长辈幸福,做父亲的让女儿幸福,这是我真正该去追求的。
暑假还有一个星期就要过去了,我想剩下的假日还是一样的生活,会时不时地跑医院,但我们都知道,奶奶出院的日子也指日可待了。无数次的医院家里来回,无数次的电梯上下。我甚至清楚什么时候是电梯高峰,送饭时间和晚上七点左右的探望时间可以的话还是走楼梯吧。我也才知什么时候是探望病人的日子。比如上星期天,爷爷说有八拨人来探望奶奶了,因为那天不单是休息天,又恰逢阴历初三。他们说三就是散,取病消散之意,逢八也是探病的好日子,但我不知道逢五是好是坏,而逢四是不能去探望的,古时晚上也不宜去探望病人。
27床的小伙都和几个实习生护士混得很熟了,也不用说每天早上过来查房的那些医生。只希望彼此出院后能彼此幸福。都是好心人,不应该承受这么大的病痛。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