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

学生中结婚生子的不在少数,毕竟自己也曾教书十余年,然参加学生婚宴的似乎今天是头一次。杨雄还被邀请做证婚人进行了发言。婚礼既有浪漫又有趣味,司仪在卖力地表演,煽动气氛是他水平能力的体现。那些同学们也够配合,鼓掌欢呼不绝。没有太多的繁文缛节,新郎新娘介绍了他们相知相爱的过程,我也在心里祝福他们。大家的祝福无外乎新婚快乐百年好合之类,人说新婚燕尔,或是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这辈子最得意之时大概就在于此了吧。至于感情,应该也是最甜蜜最温馨的一段时光,贾迎春遇到孙绍祖一载赴黄粱的悲剧毕竟是在少数。一切都在理想化中,然而生活的砥砺总会磨平那一份浪漫,平庸的日常总会冲淡彼此的感情。虽然夫妻少有相濡以沫,但也不应该相忘于江湖。走在一起,就应该为平淡和平庸做好准备。我只是羡慕他们还青春年少,事业刚刚起步,人生尽在自己的规划与努力中,而我仿佛把自己定住,暗示自己注定了命运。我也羡慕他们意气奋发,什么都不畏惧的勇气,在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我只是喝了几杯啤酒,他们连酒都没碰,我也和同学们干了一下,仅表礼节。欢声笑语中自己总有那么些落寞。祝愿百年好合吧,但愿生活不会改变彼此对对方的初衷,纵使时光流逝,回头看去彼此还是新婚时的模样。
然而,我已经忘却了太多人,他们的生活自毕业后就没有和我交织在一起,我又因为电休克抹去的记忆让我迟迟想不起他们的名字,之前我没有拿出毕业照来仔细回忆,我觉得认识与不认识并不是大事,只要他们还记得曾经有那么一个语文老师在他们的生命中流过就可以了。我去和他们碰杯,我知道,自从我退居二线,学生将不会再增加,而以前的学生我是否更应该在意和他们的关系呢?以前有人怪我没有人脉的时候,我总拿学生来安慰,现在的我还要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呢?那份荣耀?那份利益?算了吧,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能有张良这样的学生请我参加他的婚宴我应该得到欣慰和满足了。然而区区一个语文老师,总是可有可无的。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