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又怎算是一个节日?

外公这次的住院隐约从那些人口中听出不祥的预兆,虽然八十上的高龄并不能令人扼腕太多,我只是担心他老弱的身子该如何抵挡病魔的折磨和死亡带来的恐怖。求生是每个人的本能,死亡虽必会来临,但其走向死亡的过程又是殊异的。有人安乐而死无疾而终,有人受尽苦痛呻吟至死。虽为局外之人,也一再担心这死神会怎样招呼自己的性命。
对于外公而言,有这么多儿孙来看他是一件幸福的事,昨晚的样子也似乎很令周围的人欣慰,他也觉得自己的病只是老年的小问题而已。我想总有一天他也会知道真相,我不知道他会是怎样的心理。也许老年人和年轻人不太一样,求生的欲望也不会那么强烈了,也许能以一颗平静的心去面对未知的一切了。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但我却怎么也不能放下一个局外人的无谓,仿佛这事是切身的,设身处地能感受到的一种不祥与无奈。
我们无法回避这个现实,早晚都会来临的事,就像很久前我也在思考这个死亡的问题,多少年后轮到我面临时,我又会是一种怎样的状态?也许在床上,也许在外面的某个地方,但死总归是死了,魂魄与来生的归向又是什么?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必须面对一个个亲人渐渐离去的悲伤。
我不知道外公会给亲人们留下怎样的记忆与过往,关于他本人,也许算是一个传说。从二十年前的辉煌和之后的没落一路走来,我们看到彼此的生命总是在精彩和平淡中殊途同归。如果在这里我还有什么奢望的话,只求外公有一个平静的旅途到达终点。
曾经在爷爷动手术的时候黯然落泪,似乎不祥的念头一再涌来,后来也是历经坎坷地转院宁波。而今好多年过去了,看到爷爷还是硬朗的样子,我觉得活得健康真是莫大的幸福,我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为外公的遭遇揪心挂怀,死亡并不是一个节日,对于亲人而言,它只是一个悲伤的日子。
希望还能看到外公坐在屋外晒着太阳等我们的到来。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