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生日的周末

我得感冒并不紧要,只希望双双健康。但她的情绪颇高,因为总有爸爸陪着她到处玩耍。旧历二月初的天气还是那么寒冷,加上风大,吵着要去的岳林广场只有她和另外一个小孩子,乘了木马就只能回来了,因为蹦蹦跳跳上根本没人。她不愿去苹果店了,也许那里的游戏并不能让她快乐,虽然空调打得如此温暖。
在公交车上遇到了上上届的学生,因为同村的缘故,所以相对熟悉,他说是考公务员去了。律师的路虽然可以去走,但他似乎并不愿意和他父亲一样。然后聊起现在同学的就业情况,有进银行的,有进国家事业单位的,我也佩服起那些当初并不峥嵘的学生,感觉优秀的远甚于我。当然,也有一些是靠着关系而并不在学业上奋斗得来的。这些命中注定的不公平对于底层的我们而言也只能徒然艳羡了。
妻子生日礼物并不让她满意,因为那玉镯的质量是不敢恭维的,再说晚上也并没安排所谓浪漫之事,我甚至连班主任要求换夜自修的请求也推辞了,我觉得我应该多陪陪双双的。双双对于过生日很是感兴趣,比如唱生日歌,比如吹蜡烛,虽然她并不喜欢吃蛋糕。可惜的是,拍了录像却因为空间不足而没有保存下来。这样的场面留念也许要等到双双生日那天了。
生日也只是那么一天,不求太多的轰烈,我只希望家人每一天都幸福健康。我不知道母亲的坚忍是否在意儿子对妻子生日的关注,我愧疚的是母亲生日的时候却总不曾表示些什么。而每天吃着母亲做出来的美食却又指手画脚,其实我应该多在饭桌上多说这些饭菜的好话,不至于让母亲失去了做菜的兴趣。以及她对我们的奢靡表现出来的痛心,其实受苦的父辈的美德让我们不屑的时候,我知道我们被这个该死的时代同化了,一些美好的感情只能在虚幻的影视中找寻了,生活的琐碎之美却再也找不到了。就像奶奶蹒跚地在公园找寻我们一样,而双双只忙着和邻居的孩子玩蹦蹦跳跳,并表现一个小姐姐的关爱。对于双双,阿太会是个怎样的形象是模糊的,而对于奶奶而言,双双便是她幸福的所在。我不知道当初我的阿太是怎么看我,只是当她去世多年后我才一再地愧疚,连报恩都来不及却只能停留在脑子里无痛无痒地回想一下。
当一代人慢慢离去,我知道悲哀与怀念的日子就像这阴雨寒冷的天气,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歇转晴。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