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与值周站岗

同事早餐的时候问我昨晚的情人节怎么过的,我只说昨晚夜自修加值周站岗,逢下雨天又走回家太晚,大概比平日晚了半小时吧,也便没什么可以过的了。早早地睡了,心里在想,不知是我失望于她还是她失望于我。然这个洋节我是承受不起的,我的不屑并不代表别人的无意,我终于还是因为无法同心而感到失落。我最后落了一句,想要表达的意思是,其实我是一个无趣的人。
要走了,大小领导都已经早早地就位了,东西的门岗除了保安和学生,还有领导和我们。我们真的只是在那里站了些时候,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就像昨天晚上我冒雨去寝室一样,在楼下或是听寝室管理员聊天,或是和他们聊上几句,待得熄灯铃响,便回去了。其实,什么也没做。值周老师的有无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原有秩序不会因为值周老师的存亡而被保持或被打破。但无论是大领导还是小领导总喜欢这种秩序的存在,它代表着一种权威的施行。形式总是很能装点门面。然而我根本不清楚起早摸黑的真正意义在于什么?
如果我是自由的,我也不必禁锢于此,我也会去做我喜欢的事。我从不能懈怠妻子的情绪,虽然我是不有情趣的。比如将要到来的生日,我总需要买些礼物表达一下,虽然它会让我绞尽脑汁。然而我应该在得到感谢的时候,不要忘记,昨天的情人节我并没有给人以幸福。
而我总认为幸福不是苛求一个节日的祝福,而是平淡生活的相守。生活细节上互相扶携,又何须太多的浪漫?
其实过节送礼所谓的浪漫难道不和站岗的形式主义一样都缺乏深刻的现实意义么?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