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二,小雪

丈母娘家依旧还是原先模样,墙上多了些贴纸,却是村委会的免费赠品,多是些恭喜发财的。不减的是他们的热情。和丈人一起喝了些黄酒,其间的状态已经是很多年的样子了,毕竟双双也进入六岁的光阴了。
然后就去走访一些亲戚了。双双硬要拉我去山上,因为新造的水库给她的印象还是深刻非常,每一次来外婆家总会去登山一下。而于我,总会想起已经亡去多年的嫂子。如今侄子就扔在他奶奶这边了,对于一个两年级的孩子而言,失去母爱该是件多么悲哀的事。为父的趁着过年四处潇洒去了,但经年在儿子身上的用心比以往进步多了。然相濡以沫毕竟不是快事。
当我们从水库下来的时候,侄子也追了上来。寒风中他穿着妻子买给他的外套。我给他们两个都戴上了帽子。天又下起了微雪。从他的言语中,看到一个比养尊处优的二年级孩子的成熟,而我却隐隐担心,他终会延续他父亲的习性吗?希望一个学业能成就他一份安稳的工作,进而跻身上流而不会成为众亲人头疼的对象。
不然,我们又如何让九泉下的嫂嫂安心呢。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