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不识趣的除夕

锦山别墅区的烟花爆竹声一直响个不停,富人们依旧通过这种形式祈求着来年的幸福,穷人们也受用着“耳福”与“眼福”,我却担心这声响是否能给双双一个安睡的夜晚。妻子是要看春晚的,我却宁可在电脑前看《唐顿庄园》,或者将那本书看完,但无论如何也不会去享受这年复一年的“盛宴”。一贯的歌功颂德、一夜的歌舞升平、低俗的相声小品,在纷纭的媒体冲击中,春晚沦落到连鸡肋也不值了。因为它本不是传统文化的范畴,所以根本无需对它的备受冷落同情些什么。
当然也不会如单身时和那些兄弟一起在无人的夜间放鞭炮自娱了,双双是需照顾的,而她似乎对这种过大的声响还是感到恐惧,只是些许的五颜六色还是有点吸引。所以买烟花爆竹的钱也省了。然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如鲁迅所言,一些传统的东西还是被恪守不渝。最忙碌的是母亲了,因为正月的客人都要走动,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而我唯一能够帮助她的就是带好自己的女儿。那些不管远近的亲人都要回来聚聚,其实回家的理由应该还有很多,并不因春节而成为一种回家的负担。但国人为了生计忙碌都顾不上了,安土重迁已经成了过往,所以春运才会成为一场浩荡的人口移动。想到亲人们可以聚聚聊聊一年的生活倒也是惬意的事,特别是在温暖的冬日阳光下。只是天气阴沉,下午竟下起雪来。雪花纷纷扬扬了一会,并没有把村镇弄得一团糟。我已经在上午睡得过久,下午觉得还是早点去拜访一下师父,这也是总要完成的任务。他在家叉着麻将,和乐融融的过年景象。一行最大的收获是把他们家的网络给弄好了,可以让他们家的三台电脑都可以无线上网了。双双大概是想午睡的缘故,所以吵着要回家。等出来的时候,惊喜于下雪便没有睡意了。
晚上一起去了爷爷家,恰遇到姑姑他们也在。爷爷奶奶还是很高兴我们在除夕夜过来。小小的房间热闹了很多,特别是因为双双的存在,总让人感觉气氛是活泼的。我们也在偶尔问起年终的奖励,比起那工作才两年的表弟,我们都自愧不如,这些年教育卫生这种事业单位跟某些企业单位比真的是差距太大了。我觉得教书的收获究竟在何?没有能与人相比的物质资本,那就比些精神的收获吧。比如上几天刚进大学的那些学生过来相聚,桃李纷纷还是颇感欣慰的。当老师毕竟还是讲求奉献,还是讲求良心的。我不知道这算是悲哀还是幸福。
把手机切换到了飞行模式,在QQ上签名以说明不要发祝福的话语给我。我总是对某些幸福过于冷漠,大肆浪费别人的好意。别说我不懂情谊,一些话语真不能温暖什么,特别是群发的短信,还有那些可以不停复制的祝福语,我不知道意味有多少的深远。我只是给某几些人点了歌,这是一种多么老土的模式啊!
浏览一下微博,看看有什么动向,真不喜欢那种转来转去的玩意,别都是祝福新春的话语。然后继续看《唐顿庄园》,至少要等到那些聒噪的声响经过半夜。希望双双能够暖暖静静地睡过除夕夜。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