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会小感

年夜饭这个词汇似乎带有陈旧的古气,所以现在便流行叫年会了,然而流程还是一如往昔。我只怕这种稳定性带来的疲倦不得不用更多的物质奖励来刺激过年的神经。所谓歌舞助兴也快要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舞是没了的,歌倒是贯穿始终,小孩子的、跑调王的、超擅长的,都一个接着一个完成了任务。然后是语文组的节目,还算是新颖了些,只是成员的匆忙上阵,使得现实盖过了理想。在一团和气下的各以为是让我等倍感失望,甚或连娱乐至上的主旨都失却了。以往的校长还会助兴一把,而今的校长显然不属于文艺青年类型,概是文理不同的缘故吧!本来一个很能活跃气氛的游戏又因为存着的性别之间的距离而草草收场,枉费了主持人的心机。
还有一些员工早早地退场了。也许是最后的一等奖宣布的过快的缘故,也许是饭菜并不合口的缘故,年复一年的年夜饭又以此结束。
超稳定的结构下,即使时间隔得再旧,缺乏新鲜的血液,很容易让人趣味索然。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