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诗社》与考试成绩

无论是班主任、任课老师、学生、家长都在乎那些分数。作为一所高中,最大的成败在于能输送多少的学生到名牌大学,并以此为荣为耻。这个现状和《死亡诗社》里描述的一模一样。那是五六十年代的美国,不知道现今的美国教育是怎样的状态。在网上总能见到极左的“汉奸”和右倾的“爱国分子”,我也无法对这个世界的现状做一个冷静而中肯的理解。然从教育的本质而言,唯分数是高的现状总是令人不快的。然而Keating老师的浪漫主义最终战胜不了现实的残酷,他虽然改变了某些学生,却也换不回整个教育体制的变动,甚至是个体付出死亡的牺牲也无济于事。
我们总在呼吁健全的心智,总在呼求民主与自由,其实如果不改变教育体制,这些东西都是侈谈。当我们跪拜在分数面前被它屈服的时候,这种变相的奴性意味着自由的丧失,至于心智,更谈不上健全了。知识分子没有独立的意识,而为社会的主流或者统治阶层服务的时候,他便沦为喉舌或奴隶了。
当然,我并不在讨论如何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的问题,大有伟大的学者来做精辟的论述。作为教师,我面对这样的成绩的时候,总会找一些理由来安慰一下自己。譬如上言,譬如求自身学科的牺牲以换取总学科分数的领先。而我写下这段文字,其实也说明我并不是那么的淡然于这份现实。Keating老师说,我爱教书。我却从未有这样的感触。职业为我所驭,还是我为职业所累?生活的普通现象都能引发诗人般的哲理,队列能说明顺从,我却从不曾这样理解过。还有作为一位老师的博学,我又有太多的惭愧之处,我觉得我的知识仅仅是为了在教室中所用,且是可悲地搬用他人的见识,并试图用以炫耀。虽然我也认为有些东西不屑教于学生,但我不曾这么大胆地叫学生撕了那些误人子弟的言说。当keating老师被赶出学校离开的时候,学生们的举动也许让他心生感动,但他只是说了声谢谢。他的那种坦然,他的那种无畏,他的那种平静,都用他绅士般的言行流露出来了。
现在还有很多的学生不是站着读书、也不是坐着读书,而是趴着、跪着读书。他们屈服于可悲的现实,但学生终究还会组成这个社会的分子。精英是会有的,人才也是会有的,和他国的差距大概也就是数量的问题,民族与国家的素质在整体上却欠缺了。但关于个体的幸福,我不知道这样的分数教育会有怎样的结果。而在人生漫长的求学过程中在这样的教育体制下能够遇到博学、富有人格魅力、令人敬仰的老师,也算是人之大幸了。
然而,我能做到这般吗?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