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与鞋的琐事

不过如此的德国啤酒,父亲是这样评价的。难道是我崇洋媚外的心结在作怪了。而我看他分明不是享受美酒的样子,每次的两瓶对他来讲是男人的任务。那种暴殄天物的作为让我感到一份孝顺之情的被抛掷。真是太可悲了。
还有那李宁鞋,四十码并不合适我的脚的大小。不要抱怨我当初网购时为什么不清楚自己脚的大小,现在是如何让它表现其价值的时候。其实它也只是值一百多元而已,却在我最需要鞋子的时候并不能让我感到舒适。我应该选择优雅的幸福而不是夹脚的痛苦。就拿它送人吧,我只是担心送鞋是不是会让人家介意?再新的鞋穿过了总是可怖的,就像再好的女人不是处女总是会留些心理的阴暗的。送出去了固然好,眼不见心不烦了;送不出去就自己将就着穿吧。夹脚在冬天还是有些保暖的效果的,也许就慢慢撑大了。然而我又是一个等不来了的人,所以竟有削足适履的可笑想法了。
真是庸人自扰呢!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