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有早自修,下午是组里的小活动

当你还在温暖中沉睡的时候,我已经忙碌了许久;当我拖了疲惫的身体入睡,你也许还在电脑前奋斗你的游戏。
交相错乱的生活显示着它的无序,彰显着这种生活的悲哀。每天醒来总是担心今天该如何上课,总觉那不是一份令人快乐的行当。
我们拥有十多小时的上班时间,并难免在本应休息之时加班加点,如改作业或是备课。薪水微薄而不见长进,一切全为伟大的共产主义教育事业,但培养的又是怎般的“人才”?半辈子的奋斗会得些怎样的意义,我不觉厌恶这份虚假的神圣了。
如果工作是幸福且有意义的,那会多好!
下午爬同山,没有想象中的高度,虽然也有所挥汗,但缺乏那些挑战。我比较留心同山寺的泥塑菩萨和那些无端的锦旗。将有求必应的伪科学归因于神仙菩萨的恩赐,荒唐至得子得女的幸福皆由上苍眷顾。物质的丰裕却怎也改不了精神的贫瘠,唯可依托的竟是那些泥塑的神灵,我由衷地感到可悲和可笑了。
同山没有给我任何的挑战,只给我一个愚昧的消息,隐藏在秀山里的无知让我情何以堪?
妻子带着女儿来到学校找我,我并不知晓她们的行踪。夜晚的聚会匆促饮下几杯啤酒,而后昏昏地在教室坐班。手机早已在下山等待晚到者的那段时光中被消耗完电量,尚在办公室充电,所以妻子的来电概是不得接听的。直到两节课后才见到她们单单地留在办公室。双双一如既往地无忧无虑,见生人的招呼也不显羞涩。匆匆地因着上课铃响,便送她们回去了。
在行政楼大厅遇得八年前的学生,我尚能快速反应并呼出他的姓名。已经工作第二年的他因着浙大毕业的光环而在国家电网高就。于此,成绩的高下确乎是能略分出些将来工作的好坏,也许这是我等老师追求学生成绩唯一的安慰——给他们最有优势的岗位竞争力——在当下这样的世道。但阿珠也算是堂堂大学毕业,却总觉她回报的菲薄。也如应亚云这般同我教书的,听她之言似乎又是辛苦又是低廉。但她毕竟还在梦想着新的路途,我却只能在这条路途上继续艰难前行。
然看到这些立业的学生,多少还能够安慰自己的心灵:毕竟他们因着我及别人的教诲走上了一条略不感失望的谋生之途。许多年后,生贵师荣多少会让我意淫一番吧!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