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起小感

如果一个人需要不断地向人诉说才能证明自己的价值,那么这种行径是令我不屑的。我也曾在半夜被刻意安设的闹钟多次惊醒,但我也觉得没有必要向人诉说。我至少感觉这是远轻松于彻夜难眠的处境的。幸好这样的夜晚不是很多。
但天气终于放晴了,心情也突然好了很多。趁着昨天下午的雨止,去简单运动了一下。杨雄还是那么的强势,对那些新生的技术意识是很有意见的,我虽也感到郁闷,但总不表现在言语中,用以说教的语气,只默默地跑些,出点微汗,也算是达了运动的目的。
有时候死亡是一猝然来临的事件,我也无法认定外表健康的人是否会长久保持活力,所以用这样的方式来论证自己的价值似乎并不太珍惜自己了。对于一个教师而言,其价值的本意究竟会是什么呢?我总是懈怠于一些业务上的努力,这几年尤甚,我不知道以后职称的评定会给我带来怎样的难处。这得过且过的日子换得的是怎样的结局?我真不愿投入万分却收获甚少,但碰到强势的班主任总得做些恰如其分的配合,有些甚至是让人劳心劳力的。其实成绩最终能说明什么呢?但我知道,当班主任的更是无奈,我甚至有终身不愿当班主任的想法了。去他妈的指标,去他妈的晋级,我还能优雅地过我的小日子么?
也许我的兴趣并不在于教书,我觉得和学生交流是一件吃力的事情。大概有自闭倾向的人是不适宜当老师的。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