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作业,父亲的抱怨

出手给孩子做家庭作业是件劳心劳力的事,虽然最后只花了我一刻钟时间,但我是极不情愿的。孩子在学校本应该完成教学任务,无家庭作业,若有家庭作业也是独立性质的,幼儿园却要求孩子与父母协作完成。意想颇好,却也只是一厢情愿。孩子与父母完成的东西本不应该成为展示和评比的对象,因为孩子的参与度与完成度是评委老师或参观者所不知的。得奖者凭空多的虚荣与孩子何益?反倒是培养了某些孩子的依赖心理。未得奖或也挫了敏感孩子的志气。特别是对于如双双这样的孩子并不喜好于这类手工的,这也全然成了家长的负担。所以这完全是弊大于利的事。
那么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如果它不是以上交的形式去完成,也不是用以展览及评比,那么这是件全取决于孩子及家长兴趣的乐事。现在的这种活动,抛弃了幼儿教育的主场所,又堂而皇之地冠以亲子互动的名头,最终成为轮奸父母孩子意志及以展示之名增添学校文化虚假氛围的可恶之事。
让我们换个形式吧。老师可以带领孩子在幼儿园及周边采摘各种树叶,中间可以教导植物知识,知识多少随意,然后回来或老师示范或同学合作来共同完成树叶画的创作。展示的是集体成果,也不必分出优劣等第。当然,带孩子进行户外活动是需要承受莫大的风险的。郊游、野炊这些风险系数过高,在学校已成罕物了。中国的孩纸伤不起啊!
至于回家,请背上空书包,没有什么家庭作业。幼儿园的孩子需要的是自由自在的娱乐时间。孩子和父母多多交流,而不是让父母不切实际的包办。我喜欢双双能快乐地和邻居家的孩子一起骑小自行车自由地乱窜。
所以我是比较敏感学校给父母的任务的,打着通力合作的旗帜,却有意推卸某些教学责任。有些任务给予家长的又不切实际,我是一贯地不执行,也不在意老师会如何偏视双双。以一个从教者的角度来讲,仅因为家长的不合作就对孩子心存偏见,这也是师德有亏的。孩子,对付偏见的也唯有傲慢——那份不甘沦于世俗的傲慢啊。
幼儿时代不应是一个学业繁重、竞争激烈的岁月。中国教育的短视已经造就了太多的畸形人才。所谓幼儿时期的奥数、特长班,无疑是同于封建时代给少女弄三寸金莲。普通中学唯高考分数是从,学校里出来的学生各种神情恍惚、若有所思,被作业折磨的不成年轻人的模样。最终考上大学的又有好多高分低能的机器;而象牙塔中学术低下、校园组织官僚化。整一个中国教育从幼儿教育开始就已经走在了错误的道路上。又有多少人能以培养健全人格为务,以恪求自由平等意志为至高?太多的世俗观念让人身不由己,而我仅以一个误人子弟的教师去抵抗家庭、学校乃至整个社会又是否算是以卵击石?但无论如何,对自己的孩子,对自己的学生,我并不在意分数、名望、成就,我更在意他们健康的身体、健全的人格。
这也仅是我违心地完成学校布置给家长及孩子的家庭作业后发的无谓感叹。当我问及双双是否喜欢树叶喜欢树叶画而她却摇头说不喜欢的时候,我更坚信这次代办真的是种一无是处的敷衍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