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瞬间诡异的心情

今天的晚饭真是糟糕透了。阿姨厂里又带了些工作过来,双双瞎忙活的要干,连饭都不乐意吃了,她似乎把这事当成有趣的手工劳动了。收拾起碗筷,加温的剩饭吃上去却是馊的,随后是冰箱里的毛豆,也是变味的,新炒的螺蛳因为几个死掉的缘故,也是有异味的。给双双泡的紫菜汤因为误把味精当成盐的缘故,惹得妻子的不高兴。双双又不愿意自己吃饭,最后还是喜羊羊的电视把她从手工劳动中带了回来,勉强给她喂饭,总算解决了吃饭问题。而我自己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胃口了,虽然换了新的热饭,但再也没有盛第二碗。加之喝啤酒的父亲在旁边总让人倒尽胃口,也痛恨自己无法改变从他身上遗传的那些丑恶。
草草地吃完饭,我也不想和隔壁的那个小女人计较什么,虽然我无心给她儿子叫绰号,但她似乎有意反叫于我。让我清净一下吧。妻子自己吃着饭后水果,问我要不要吃橘子,我一向是畏惧橘子的酸涩的,拒绝了。我不知道她的好意被我拒绝后会是怎样的心情。也许和我这样的人相处总是无趣的吧。我连在大家休息的时候都没呆在家里陪伴家人却选择骑车到外面也成了一种罪过。我不知道下星期去外地开会的事该如何向家人表明。我宅在家里太多时间,偶尔出去一次都已经显得不正常了。
谁能明白我不得自由的痛苦呢?也许生活本是如此,我们被很多的东西束缚着,关键在于你是否学会了戴着镣铐跳舞着。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