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发烧了

这几天很是糊涂。先是组织玩足球,群里的那些真正在聊天的人来的没有几个,而别的队伍却声势浩荡地开车进了校门,踢球的还有女人拍照的。结果放进了他们却让我承担责任,落到最后却没能成为踢球的一份子。我真他妈的窝火。自己还特意和门卫交代放某些人进来,结果放进来的尽是些自己也不认识的人。最后落得八个人四对四地不知道玩些什么。
我想以后再不会提供场地给某些人了。自己做了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什么领导什么负责人到时候统统都将怪责于我。学校虽然向社会名流开放着网球场,玩那高雅的网球艺术,而足球场却是不轻易向大众开放的。我一个小小的老师又怎能做得下这样大的主。
也许应该骑骑自行车作运动了,至少没人怪责我什么。也不想参加什么组织,独来独往的运动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单车。
参加培训这本是一件劳民伤财的事情,除组织者收取会务费÷报告者收取出场费外,对下面的人真的是一种煎熬。在无比沉闷的例行过程中我昏昏沉沉地睡去,然后空调的冷风竟把我打出了毛病。晚上回来后一直瑟瑟发抖,学生的宴会也是匆忙喝了点便不好意思地先行告退了。因为某些老师要连夜参加培训,所以未能赶回来。宴会似乎也就这般草草。
回来便是入睡,几欲出汗来解决发烧的问题,但脑子昏沉,一直睡不着。大学同学电话打来,去探望同学新生儿的事情也不好意思地被我回绝了。待得早上起来真没办法了,只好去了医院挂盐水,直到中午才挂好。下午又睡了些时候,似乎现在好多了的。
就这么唠叨一下。病痛是为人最悲哀的事,可以让一切都变得灰暗。嫂子的那段时日真叫人不敢想象。旁人自是幸福着自己的幸福,却从未想过别人的痛苦。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