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林广场散步游玩

今天获得一个新词——塔西佗陷阱:当政腐不受欢迎时,好的政策和坏的政策都会被人民责难。我一向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我们的政腐。但活于此世道的,也只能苟且罢了。有时候我更多还是抱我所谓的态度,只要不危及自身的,我总不是那么在意。恰如此次的动车事故,竟如一次次的矿难有点熟视无睹了。用鲜血和生命堆砌的教训,也许多少得了它的意义。除却那些亲人的悲痛之外,其余的也就继续过歌舞升平的日子了。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我总希望用陶潜的那句话,不知道是种常态还是一种愤慨,抑或是一种洒脱,活着的也就继续享受这活着的幸福。所以今晚我们一家三口便去了岳林广场。双双似乎瞬间长大了,也不怕乘坐飞机了。坑人的弹珠游戏一次都没得到奖励,然后是摇摇车,有点不够刺激,双双没有太大的精神了。直到碰碰车相撞的时候还是很欢乐。随后是蹦蹦跳跳,五元钱竟没上去玩几分钟。多玩和少玩有什么区别呢?似乎多玩就多了对这些玩意的践踏,然后便抵偿了这付出的钱财。却不知道带来了额外的疲惫。我也不希望自己带了陈奂生的情结。随后是旋转木马,也是缺乏节奏和刺激的。也许很多东西并不适合双双这样的年纪了。
我也是偶尔来这个地方,所以总有太多的感觉。酷热让更多的人赶出了房间,所以当我们回去的时候,发现广场已经人满为患了。那些小孩子兴奋地淋着水,水是来自广场中间的喷泉,平地而来的喷泉已经失去了它的景观,竟变成了小孩的水上乐园。双双是不敢靠近太多,我也不愿意她湿了衣服回去,免得感冒,毕竟下午已经游泳过了。小孩子的欢乐是如此的放纵,可以奋不顾身地亲近玩水。那时候的自己也是疯一样的,忘了一切。
三队的孩子全副武装地在教练的带领下学习旱冰,预备的姿势俨然是一副专业运动员的模样。年纪和双双差不多。我也没问起双双是否喜欢这样的运动,双双竟也不曾对那些同龄人表示一种向往。我想她概是不喜欢这样脚上身上受束缚的。也许这些人中会出现个例而以此安身立命的,但我知道更多的只是掌握了这些技巧。如果是这样,何不自学一下呢?这般的苛刻培训牺牲了家长的时间,也不曾问过孩子是否真的喜欢。有些东西不必经过如此专业的培训。双双如果有一天说起喜欢某项运动,我便买了装备,对她说,你自己去琢磨吧。当家长训练孩子某种技能的时候,是为炫耀?是为能力的培养?是成为安身立命的职业?这一切在最初都应该想清楚的。但我看这样的场面总是不太舒服,孩子似乎不能自由自在的滑行,他们必须在教练的安排下行动。孩子,你自由地去滑吧,也不要怕跌倒了。
我们也曾在某个秋天带双双来这里,有些节目比较火,有些节目比较冷清。有些摊贩也许辛苦了一夜也赚不了多少。当他们牺牲夜晚美好的时光而为生计忙碌的时候,还有更多的人挥霍着青春和钱财。人与人总是太不相同。我常想起去世的嫂子,她也是为了生计忙碌着,甚至摆起了地摊。但命运是如此的不公。
当我们把这次事故归咎于极端的天气,那是愚蠢可笑的,我们必须追究某些人的责任。但关于个人的幸福悲伤,有太多的还是冥冥中的决定。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