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还没进入暑假的无聊期

学生家长一如既往地请客吃饭,但我不喜欢高一一上来就指望着老师的照顾,读书这事情更多还是学生自己的努力。那些酒桌上的多是各种的关系户,往往是学校的某个同事召集,拉些或重或轻的人物增加人气。中国人办事总是离不开酒席,只是我老总喝酒糊涂,往往到下半场就忘记和我喝酒的是谁,或是哪个学生的家长请客的了。
如果大家都请客吃饭了,那老师岂不是又没得单独照顾了?大人们的良苦用心,我似乎还不是太懂。那些学生家长往往被冷落了,特别是暴发而无甚学问的,竟也展不开太多的话题,因为学生没来几天,其实我根本不知道那学生是怎般模样,何种状态。没了话题的就扯远了,而主角却渐渐成了那些本用来壮大气势的头面人物。我如果是学生家长,我觉得这请客吃饭也有些尴尬。只能保佑老师不会亏待自己的孩子。
我也从未觉得老师如此表面化地被人敬重,当学生功成名就的时候,也许还会有些所谓的谢师宴来表达一下对三年关心的谢意。这倒是让大家其乐融融的。自在的也有很多的话题了,也少了些世俗的功利了。
我被某些人吹得神乎其神,主要的目的还是让我承担更多的伤害,我就想起了**的那些肉盾,比如牛头人、骑士、猛兽德鲁伊。等他们自己也乐意喝酒的时候,我就可以安心尽兴地喝了,几些礼节性的敬酒一下就可以了。因为我总不是这酒席上的主角呢。
回家的路说远不远,说近不近,拦下的黄包车居然要价六元,哥啊,你咋就没看到人家出租车也停下来要载我了,人家也可是六元。我没心情乘三轮车兜风。我有点醉了,但我想你比我更醉!
所以我两个都没选择,慢慢走回去。路过索罗门自行车店的时候,看他们正准备出发。问起说是去溪口,只是我没车,老板说店里的车你可以一起骑去,所以就兴冲冲地跟去了,那个叫做酒后壮胆。
眼货不好,再加上弥勒大道没有路灯,更因为有点小雨档眼,特别是对面车子过来的时候,前面漆黑一片,浪费大好的下坡冲刺速度,不得不偶尔刹刹,以免速度过快撞了便会很惨。大概是半个小时多些就到了溪口,把酒后的劲都用在这上头了。然后他们说去茶馆休息一下。我也不怕生了,也许以后还会有切磋的机会。只是茶师给的茶杯太小,没有慢慢品尝的习惯,乡下人不懂雅兴,一小口就没了,又不好意思让她频繁给我倒茶,真想咕咚咕咚喝个够,哥可是骑得渴死了——特别是喝酒后。
他们说要九点出发,我可是要去带女儿回家的。便向带头大哥请示先走。一个人的夜骑,那是在上个月的萧山,只是今天不曾当时那么落魄。弥勒大道毕竟还算通途,就是林家到隧道的爬坡有点吃力,不停的变速以致差点脱链,我都要怀疑这个德国名牌的质量的,考虑着是否真有必要去买一辆。
把车还给了管店的老板娘,就去带双双了。
在同行的那些人中有两个人在用四代苹果手机,好让我的二代自惭形秽。但我也发现,这东西普及了,便也不觉得金贵了。其实它本不金贵,才299美元的东西在国内却成了奢侈品。我会一直奉其为神器,但好多人就拿他当游戏机,就像吃饭时候主人家的两台二代iPad。他们有钱,即使不物尽其用也是无所谓的。它能拿出来显摆,在少见多怪的兲朝子民眼里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而我也不再惊喜:哇,你也在用苹果啊!我宁可当一个白痴,表示一个乡下人对某些苹果拥有者无尽的羡慕嫉妒恨。更不会和别人交流些什么经验技巧使用心得等等。而我希望今晚穿的那件苹果T恤不会太招摇了。呵呵,你有苹果手机,但你有苹果T恤吗?
这几天是好日子,一则是例行的继续教育要继续上演形式主义小戏,二则是创卫明察组的到来要再接再厉地上演形式主义大戏。哎,辛苦奉化的某些领导了,还有那些可怜的城管及环卫工人。但无论是谁,他们都是那样的富有传奇色彩,不管是谁,他们都为美好的共产主义将来鞠躬尽瘁着。我代表群众向你们致敬了。
我呸,你能代表群众么?你只配被代表!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