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因着酒场的能力而高升了

夹着皮包的也充绅士了,很多人都在敬酒中长进着彼此的关系,有活跃的,也有随意的。但这自斟自酌的乐趣却没有了。我喝了几瓶酒,不知要证明些什么。我清醒地认识到,人生得意须尽欢之外,没什么理由让自己多喝什么。有些举杯太过憔悴,何必在伤害自己呢?所以我只是尽了礼数,至于别人的敬酒,我真的只能意思一下了。
我总是以一种居心不良的意味去揣测酒场上的那些人儿,竟连为人民做出卓越贡献的教师也不能免俗了。其实他们还不是为了光明的前途。我想评职称也是要靠关系的,而关系总是建立在某些非实力的因素上的,比如喝酒的激情等等。
我也终于厌倦这样的场合,希望能一个人在孤独的角落思考着一杯杯酒下去的意图。我有时候觉得吸烟并不是一件糟糕的事情,在朦胧中懂得了人生的真谛。那次阅卷的醉酒倒是尽兴的行为,而这次的醉酒只为某些场合的应酬,我觉得已经失去了喝酒的意义了。但我又不想在这个环境中寻找另类,就连症状不佳的人都可以拼死一喝,我又何必为某些瞻前顾后的思考而停住了酒杯。而且这颗不安的心或许需要一点点的麻醉。
那些人分人合的故事在三年一度中次次上演,我不知道未来会是怎样的美好,但重复总是一件困乏人的事,就好比让我再一次地重复三年,我不知道那三年会是怎样的不同,但我知道,这三年必然有太多的相同。
人们的人生在一年年前进,而老师的人生在一年年重复。我希望这重复恰如那喝醉酒的甜蜜,恰如那喝醉酒忘记的烦恼。
我看到人心总是不完美的,也许自己对于自己和周遭要求的太多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