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你一夜,为你健康

也许我很多地方都比不过某个人,但也许我可以长命过别人,我总是这样来劝慰自己。在人生的半途就开始考虑这精神的胜利,并期望着健康的伴随。对于双双,我也一直如此祈祷。
我也不想去追究病因,病因是无法改变生病的结果的。当发烧的时候,医生知道怎样的药是万灵的解决途径,虽然自己能够承受短暂的病痛,但对于还幼稚的双双,也只能用挂盐水这种快捷的方式来争得幸福了。发烧是一件可怖的事情,它所带来的后患也许是终生的。但双双似乎是怕极了看病,一直苦恼着不停,泪水与鼻涕齐下,让人招架不得。而医院繁复的验血皮试等让她受尽了皮肉之苦,为父母的多希望能转移孩子的痛苦,加之于自身百倍也心甘。挂盐水的过程还是很平静,而后回来因为童心和别的孩子玩了一会,就要上去睡觉了。洗澡、吃面,睡下了。我们回到家才不久,妈电话打来说身子烫得厉害,睡得迷糊,又不愿贴退热的。最后还是决定带她回来。守着她一夜,只为双双健康快乐。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