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就可以收工回家了

昨晚他们三个请我喝酒,先来的啤酒和后上的二锅头把我灌醉。喝得过了就不成享受而变成难受了。在餐馆就已经趴下睡了一会了。等他们出来的时候我也有点清醒了。至少还认得会宾馆的路呢。
今天的改卷工作已经到了末尾了。大家都急着看进度,看还有多少的试卷要改,或者说每个人平摊的量会是多少。我想,如果大家都在看进度,而不去承担工作的话,我想结束会越来越慢的。我还是按着我的计划来,争取每天不多不少四百篇。而下午因为调卷的缘故,反而花了更多的时间在等待上,于是便早些放掉了,也是为明天铺垫一下任务。
而杭州的雨又似来时那样大起来了,而我也终于不必为那辆车担心什么了,只是有点可惜的。我觉得自己做任何事都难以达到完美的境地,有时情何以堪,却又不得不选择别样的寄托给自己。晚上早些上网吧,晚饭也在网吧凑合了。
每天的工作既有规律,也是极其充实的。我希望回家后也能争取让每天过得充实。不然,真会让人感觉时间的匆促啊。很快地,十天就这么过去了。有时候不必在乎结果,其间的过程才是最重要的。
在此还想评论一下这几天来一直住行一起的兄弟,偶尔的教研活动并不能看出些什么来,即使有,也仅仅外表罢了。很多人当你接触多了的时候才会明白。像他这样的,也算是人才一个了,经历非凡,也颇有才学气度,很多地方都是我所不能及的。有时候感觉自己虽处在奉化的最高学府,其实周围都是藏龙卧虎,我也根本没有自矜的资本。记住,谦虚永远是一种难得的美德。而且,我也永有谦逊的必要。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