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想回家

昨晚并没有睡好,本以为喝了酒会快点进入梦乡,而酒精的作用也竟是微乎其微的,三四点的时候被呼噜声惊醒,而后便迷糊地直到闹钟响起。
又是一天的奋斗,将会持续七八个小时。这种连续性并没有上班时可有的放松,偶尔的一次歇息也许是去上趟厕所,也许是吃点心的时候。而点心是一成不变的上午包子和下午棒冰。肉包子去哪里了?——去打狗了。在宾馆里吃了饱肚的早饭,它将决定我上午的效率,而包子却是我不屑的。再冷的天也是照发冰棍!今天的杭州下了雨,冷飕的很,衣服却只是短袖。
组长也很少找人谈话了,也许大家已经跟上了该有的节奏了,也把握好打分的规律了,我们的速度还算理想,有的组的速度过于夸张。在不停的强调公平中,我们一次次地践踏别人的命运。一种无奈的现实摆在面前,有些时候也只能怪考生。那些龙飞凤舞的字迹真是不忍卒读啊!
《中学生天地》的编辑约稿,明晚要去赴约,把作文的情况汇成文字总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特别是像我这样缺乏理论高度的人来讲。回来后还有一节所谓的优质课需要评比,把美妙的文章上成糟糕的课也是像我这样的老师所完全能做到的。但无论是论文还是获奖,都是以后晋级的必需,该争取的还是要争取。我还没到淡泊到非凡的地步。
想想雄哥吧,打来电话的时候已经被学生灌醉了。我在电梯里接的电话,不久便不见信号了。他们的欢快和轻松我是不能得了。我不知道回来后还有什么在等待着我。必然的,这又会将是一个无所得的暑假。然后一年年地流逝时光。唯一所能期盼的,也就只有双双了。她的现在,她的将来。
而这里还在下着凄冷的雨,还在赶赴着不知终结的工作,虽然晚上还有点时间上网,但也只能适可而止,明天必须要保证经历面对那些文字。
现在的杭州不是我的温柔乡,妈妈,我想回家!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