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卷前奏

我们静等着任务的安排。其实关于高考的神圣与尊严,都已经被或多或少的人事给践踏了。所以我都在大会上打起瞌睡来了。这决定他人一生的事业我是否承担得起呢?孩子家长为之奋斗多年的学业终究换得怎样的幸福台阶呢?
我有时候真不想把照本宣科当一回事。孩子的幸福在哪里呢?我一定会争取双双的幸福的。
下午的事项是对样卷作文的得分交流。既然认定主题是“我的时间我做主”,那么一切都显得局促了。当学生戴着镣铐跳舞的时候,一切都变得尴尬而不真实了。所以那些切身的体会就让人感觉还算是学生模样的文章。我对“南方周末”的评价有报了几分赞赏,只是愤青多的是愤慨而少的是对策。我兄弟李承鹏也总这样的(其实他根本就不是我兄弟)。
大家的讨论还是很热烈的,毕竟这个事关重大,也决定了大家几天里的价值取向。但最终的结论会在明早的汇总中给我们一个交代。而后便是等待所谓的下班时间,对着不能上网的电脑,也就只能发呆下下了。
而出去更加糟糕,因为雨下倾盆。没伞的单车在雨中是多么的凄凉啊。幸亏并不是那么的冷,幸亏还有本地产的廉价的天堂伞让我稍微遮挡点风雨。
同来的周老师轮到了副组长的职位,也许就是监工的角色了,他必是轻松的了吧。而我和另一个老师改作文,还有一个老师改自选。我们给别人提供备考信息的时候,究竟最终能够给后来的学生多少有价值的东西呢?有些东西并不是时间可以累积的,时间只会遗忘更多的东西。
但我知道,遗忘也算得上一种幸福。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