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校都有百多年历史了

一身行头发了下来,为的是110周年的校庆。一套西装一件衬衫和一根领带,可惜没有皮鞋。想想在家里也没有穿的出去的好皮鞋了,所以在淘宝上买了一双我以为价值不菲的皮鞋。想想某些条件上去之后,就觉得也该有相应的配套了。结果便加重了追求的无尽欲望。我本是一个穿不惯正装的人,也不会因这正装而多了些风流倜傥。只要显得不至于过分猥琐就可以了,至于为人师表,落拓与不羁也总是为人大师的某些风范。遥想110年前,辛亥革命都尚未爆发呢,伟大的龙津学堂就已经诞生了,如果不是仅追究其近现代化的历史,清华北大自然也比不过一中来得源远流长。
赶在夜自修前去了趟外婆家,时间如流水在掌中淌过,就如那所谓的百年名校无声息地走过了又一个十年。外婆也真的老了。我是回去的时候,在村口的小路上才碰到她的,她在望着我的到来,而我匆促间是没有见到一个瘦小的身影的出现的。外公也愈加苍老了,生命的最终日子不知道是不是一件可悲的事。有时候人生一世,混沌或是荣光,究竟有什么区别呢?
去村的一条小路正在被翻修,几十年过去了,看样子终于要变成大路了。几十年了啊。以前母亲用自行车带着我一路骑过去的。如今这种交通方式竟然成了城市人用以锻炼的奢侈手段。路被墙封了,我翻不过去,只能绕了远路。没有和外公外婆多说什么。我不知道我的到来最终会给他们怎样的心理涟漪,就像我一次次地去爷爷奶奶家。老人们需要的是什么,作为隔代的孩子,我是无法体味的。也许大家平安幸福地活在这个人世才是最好的。
农村总是早早地会睡去吧,所以我不可能在夜自修下再过去。六点左右的四月天还是透着亮光,被外地人侵蚀的农村越发地失去了原处的熟悉与温馨。甚若那所小学,竟也荒芜了。外地人似乎很忙碌,农村的幸福是卑微的,往后的夏天到来的时候,大家还能乘凉着听听大广播、聊聊天,日子在平静中慢慢地老去。有时候,我缺少的也许就是这种农村给我带来的平静吧。
就说母亲吧,现在她守望的幸福又是什么呢?很多都已经习以为常的麻木了。也许幸福在于双双的慢慢成长中这一丝一毫的幸福吧。其实各种动物的生存也是如此,人还是离不开最原始的那份血缘之情。我们追逐这百年的荣耀,维系与名人名校的关系,其实也只是个体的人情感的社会化罢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