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花谢了春红

林家村的桃花节似乎已经过去了,但仍留了稀疏的游客登临观光。我已经是第三次去了,早已经没了初来时的兴致。桃花于人总是过于熟悉而不觉惊艳,也许只有那些城市里一直生活的人才有赞叹惊讶的表现。那些驱车过来的人有些是为了回味儿时农村生活的记忆,有些是为了周末求一个难得的放松。至于城市的公园,也许并不能满足人们追求自然的渴望。这也许就是这样的旅游地开辟出来的意义。比如很多的农庄在郊区或者农村被开辟出来,留些城里人过来的痕迹,而真正自然的东西却因为开发而无得找寻了。没有山水就硬生生地开辟出一片山水,雕琢的痕迹让人有点发笑,就好比是一个突然暴发的人的做作娇态。
表弟们都是意气风发的,我没有把胡须给修剪了,怪苍老的。我们一起去赴宴。一个远房舅公的生日宴。很多只是父辈的表兄弟,而待得双双那一代的时候,也许亲戚便更少了。似乎该好好珍惜这眼前的那份亲情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