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中了五百万

妈总也怪责我们攒不下钱,说起邻居的小女人就攒了很多,然永赞也是一个甚节俭的人,总有每天记账的习惯,甚或为我无端的损钱而怪我不争气,只是总有大大小小的开支让我们总有捉襟见肘之感。然我也看到了母亲赚钱的苦辛。这几天都忙着给阿姨打工,本来下午可以消遣打打麻将,现在也该没这点闲心了,然而这样的忙碌也该是杯水车薪的,说不准给父亲嘲笑一番,因为天底下父亲赚的钱总是最多的,总是值得在家人面前夸耀的。
母亲说身体不舒服,想早睡,双双也因为呕吐,就早早地上床了。听说九点就睡了,也该是好事吧,下面有父亲打麻将顺带管店,我也能抽得出身回家在床上上上网。
妻和同事出去聚餐,快十一点了还没回来,电话打了几个,没接。待后来说是在唱卡拉那个OK,什么时候回来也该打个电话通报一下,也许老公是永远无所谓的。
我有点累了,每天都要早起。我想每天都是死前的最后一天。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