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年的年夜饭

妈似乎也得了些父亲的脾性,总不好在别人面前说起人家的敏感话题,也许是我太过敏感。但我总越发的感觉,言多必失的。相处时,不说话,没人认为你是哑巴。
时间过得匆促,又一年的年夜饭,还是往年的惯常节目,倒也是有几些令人捧腹的,主持人也是颇费了点苦心。而我却在之前感到身体愈发的不舒服,所以也找到了不喝酒的理由。温暖的开水和汤让我稍微有所缓解。不想这次的年夜饭如此的感到自我压抑。别人应该是各个喜气的,可以休整了,钱包也鼓了,更是因为这过年的气息感染了所有的人。我忽然感觉病痛的存在是大于死亡的悲哀的。
抽奖总会让某些人血脉贲张,我一直没有轮到奖,我到最后竟有一种不愿拿大奖的想法,倒不如得个鸡肋的纪念奖。免得徒增些烦恼。
菜并不是特别理想,也许是我自己没有胃口的缘故。回家和着双双一起吃了碗泡饭。她似乎刚睡起的模样。
外面下了雨,出来的时候摩托车被倒车的红色车撞了一下下,是同事,女的,听说快结婚了。我想她应该会很幸福。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