挟一袭细雪

挟一袭细雪,那如细沙的雪,纷纷扬扬地在黑夜飘飞。
晚饭时母亲又说起双双的语言表达能力,不及小她的人,不知是否悲哀。晚饭总是不见高兴的时候,而我却一次次的忍受。要不是能见到双双,在夜自修的日子里,我宁可在学校吃点糟糕的饭食。
为什么要有夜自修呢?今晚的天气会是转大雪的天气,领导若是英明,也该会早些放了学生,免得雪大回家路上出了麻烦。这些埋怨留给无助的小民吧。除了埋怨,就安心去做吧。
我也不应该对别人的无知报以不理不睬的态度。谦虚好问本是好事,而我却不假思索地打击别人的兴趣。我总是在失败中总结,总结后再度犯错。我不会原谅自己,但是否该原谅别人?别人对我无能的讽刺。我也不应该装作不理睬的样子,这样让人看到了我的内心,我应该装出一副坦然的样子。
我会记恨吗?有时睡过便忘记了。我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适合和人打交道的人,总会发现别人身上不如我意的地方。但我想,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是应该去追求的。而君子也总“恶称人之恶者”。这也许就是我不喜欢晚饭的缘故。吃饭也许大可以保持沉默,而无需对别人论长说短。有时言多必失,有时祸从口出。
也许这便是我对双双迟迟不会说话而表现出的坦然的原因吧。
我不知道回去是否依旧能挟一袭雪,这纷纷扬扬弥漫无尽夜空的雪。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