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不自惭形秽?

晚饭吃的匆促,感觉回家吃饭仅仅因为能够看到双双跑出来欢迎我的那可爱模样。我恨我自己为什么继承了父亲那些令人羞愧厌恶的东西,比如形貌,比如口音。英雄不问出身,何况家庭条件也并不差,特别是有能干的母亲支撑。但我与父亲却日渐生疏了。
母亲责怪我为人不孝,该是对父亲一味的忤逆。我不知道他心里怎么在想,但我们之间已经缺乏沟通的可能了。原本期望一个平和平等的环境中交流彼此的看法,但对他而言,儿子说老子是万不应该的,老子的所为都是正确的,这种执迷不悟不单在儿子面前,而且在邻居面前,甚或是某些同时代的人,都有这种死要面子的脾性。
我对毛泽西之类的该是越加的反感了,这个时代的人以毛为楷模,吸烟不止,包括在妇女儿童面前。生活习惯不加节制。我却没有资格加以劝说,甚至包括母亲。这个家永远是父权的霸权。我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呢?唯有沉默了。
从此后,我不会说什么,在这个家里,他是最大的。吃饭甚至呼吸都是他的恩赐。
我恨我自己天生来继承了父亲的一些东西。如何叫我不自惭形秽?
做父亲的应该给子女一个好的表率。后天的东西应该教她向善。我想我也不应该在女儿面前有一些不好的习惯流露了。她有时也会随意吐口水,我想这些都是从我那里效仿过来的。
等女儿长大的时候,我会和她在一个平等的环境中互相交流,那将会是一个论理的空间,而我绝不会用该死的父权去横行施加,恰如现在我也不会用教师的权利去强迫学生的意志。
现在,农民富裕了,但依旧改不来农民脾性。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