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雪了。大家都这么感慨

听说路波的妈这几天也没了。怪怪的。路波早已是没有的人了,他妈没几年竟也跟着走了。命运如此不堪啊!活着的人当是痛苦的了。想起嫂子病重那时,气息奄奄的感觉真是痛不欲生。而今走了,似乎也感觉不到痛苦,只是多了些可惜。而留给活着的人会是多么大的生活压力呢?
至于路波的爸,富裕的亦如他名,只是无聊的活着,究竟会有多少的意义。我已经不记得他妈妈的样子了,甚至路波本人都已经淡忘了他的模样,只是一起生活的某些场面还是那么的让人记忆犹新。人生如梦,有时候是该想开一点过日子。但当我们没有生存之虞的时候,便关心起这生活的质量来了,于是在人与人的比较中渐渐迷失了本应有的操守。
我再一次的把帝国时代给卸载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再装上去,只是从它身上得到的已经远没有失去的多了,这便是让它离开的原因吧。
今天难得下雪。也许很多人会在微博上这样说。我并没有用微博记录些什么。干瘪的文字是我所不喜欢的。国内的几个微博客户端也并不是我所喜欢的。Twitter又不是国内所容易上去的。所以有时当它RSS看。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