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易散琉璃脆

也许嫂子的名字并不是那么的好。我只能相信宿命的力量了。自己在无虞的日子里年复一年,却不曾明白时光对于嫂子的苛刻。我不信医生的传语,这总会是危言耸听的样子,但我知道这一天总会来临,却不知道会如此的接近。我顿然有点无措了,已与我相远的结局却又一次来了。我不敢想象这个家庭最终的走向,如果要我承担什么,我当认为这是雪中送炭的必然。只是我并不是能易天的神,纵使有那么一个侄子,那么一个响亮的名字。我止不住这死神的脚步。
我觉得公平只是相对的。死亡对于嫂子来讲或许是解脱,但对活着的人来讲必是恒久的惨痛记忆。不曾想到年初还在高兴着叉麻将的嫂子,精练的她,满带笑容的她要走了。妻子少了嫂子这样的姐妹,也必是心伤的,婆婆少了这样的媳妇,也是痛心的。更不用说还不甚懂事的孩子,他会明白母亲去了哪里了么?也许一个美丽的谎言可以让他在两三年里依旧保有儿童的幸福,但时间越久会如何呢?我不敢想象了,我只希望自己能尽这个姑丈最大的力。
我想起《天龙八部》的结局,三兄弟坐一起,只是萧峰是他的影子,含笑地举杯,却留给大家含泪地饮。今年的春节会是一个怎般的节日?我必是高兴不起来了。我想大家都不会忘得那么快。花儿还未好好绽放,就已经枯萎凋谢,怎不能让人黯然神伤?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