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体不限,诗歌、文言文除外

高考作文的本质是什么?避开纷纭的议论和繁琐的絮叨,直击考场作文的功用和价值,我们发现,高考作文的本质就是“展示”,是考生向特定的读者对象——评卷教师的自我展示。或打动、或说服、或取悦评卷教师,从而满足评卷教师的期待和需求的结果。
这样说难免有过于功利之嫌,但事实就是如此。那么评卷教师的期待和需求是什么?作为为国选才的“裁判员”,在极度紧张的工作状态下,他们最大的期待和需求是在浩如烟海的作文试卷中发现那些独具个性的作文。而以文言文这种非流行文体进行写作,无疑是做足了“个性”的功夫。
世纪初的《赤兔之死》得了满分,以致后来效仿者纷纷。考生勇气可嘉,再加上满分的判分导向,出现“古文作文热”的趋势。这未免令人喜忧参半了。
喜的是考生对文言文的兴趣将大会提高。写作必是建立在阅读的基础上,不能读懂文言文势必也不敢在文言文写作上施展什么拳脚,能用恩怨我写作的考生,必是有勇气而又有实力的。
忧的是学生能否达到作文的真正要求。作文的目的是表情达意,而用文言文写作的考生,其心理本质是向老师展示其文言文的才识,往往会追求形式过于内容。对于《赤兔之死》是否切于当年的话题要求,这个是值得商榷的。而更多的学生可能会因水平不足而弄巧成拙,画虎不成反类犬。如果这种写作风气一旦形成,便会有当年八股文风盛行之虞了。更有甚者,以甲骨文进行作文,那纯粹是舍本逐末的可笑行为了。毕竟是语文写作,而非才艺表演啊!
另外,对于文言文写作的优劣评价还未形成一套可行的标准。今年的江苏考生作文,理解难度极大,虽经专家翻译注解,认为切题,但就阅卷老师能力及精力而言,怕是为难他们了。千年的文言文写作留下了许多美文佳作,有些重气势,有些重内容,或雅或俗,或工整或自然,其好坏优劣的评价本不统一,赋有赋的铺陈,散文有散文的情感,不一而足。如果学生都写文言文,我们该如何去评判呢?一两个的出现会认为文采斐然,一两百个的出现,恐怕该定一个令人信服的评分标准了吧?
且不论文言文写作是不是语言的倒退,在日趋功利的高考作文大环境下,接受文言文写作,一则加重了学生的功利追求,二则迷糊了阅卷老师的评判标准,三则混淆了古今汉语,造成文白相杂、不伦不类的语言环境。在外来语言的相侵袭下,使现代汉语的使用环境雪上加霜。
是金子的总会发光,如果一个考生是文言文方面的人才,他的文理选择,他语文的分数,他的专业选择,必然会有明显的表现,而不必通过一篇所谓优秀的高考文言文作文去考虑破格录取之类的问题。
所以,我觉得,应该在今后的高考作文中改一个要求:文体不限,诗歌、文言文除外!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