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这阴沉的天

天突然阴了许多,冷得近于严冬了。我不知道嫂子能不能度过这个冬天。痛楚加之于他人身上,自己依旧欢笑的,这又能责怪些什么呢?年初的时候大概还在一起麻将吧,一年未到,一切都变了模样。也许匆促的时光带走累累白骨,唯有亲人还在留恋那昔日这一个卑微的人儿。然而生之渴望与临终的痛苦是矛盾不堪的,谁又有勇气去直面?即便是挫折都让人黯然,更不用说死亡的威胁了。 花儿将在美丽的那一刻凋谢,人生的幸福究竟会有多少时间呢?永恒是一个奢望的名词。如果及时行乐有错,那么究竟努力在等待什么?本应该是奋斗的年头,我却失去了努力的理由。 又一年高级教师的评审结束了,几家欢喜几家忧。虽然这样的事对我而言还有好几年,但在这几年里,人生会是怎般模样?也许依旧浑噩,也许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另一番天地。但我知道,自己必然不会信心满满地去面对。我的前途与心情总是黯淡的如今天的天气。但我已经失败很多了,也不会在意多一次的失败了。 幸福在于自己对幸福的衡量。我希望明年的暑假能带双双去外面走走。不过她还太小,而我一个人流浪似乎并不是那么的能放开。我有很多的想法,待我一个个去实现。当我想着今晚打完这局游戏就准备看书的时候,游戏已经打得太晚,没时间看书了。我总是在昏昏沉沉中看书睡去。待要去实现理想的时候,时间已经不允许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