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感

爸也是早早地冒着初冬的寒冷骑着电瓶车去上班。瘦瘦的身子坐在轻飘的电瓶车上,让人感觉落魄。虽然对他的很多行为与言语都看不惯,在家我总是冷冷对他。我总认为他是庸俗的,其实自己是冷漠的。母亲和父亲相伴走过了三十多个春秋,我不知道她随父的幸福,但母亲是一个坚忍的女子,在我看来是无比伟大的。父亲也必有她认为称道的地方。
都五十多的年纪了,还在做较为沉重的体力劳动,回来喝点小酒也许并不过分,早点睡了也并不过分。只是我对别人太过苛求了。责己重以周,待人轻以约。我似乎没有做到这句话。有时候做子女的,又怎能冷眼相对自己的父母呢?
我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自己的父亲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