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庸俗的如此差劲

并非理屈,只因词穷。夜行本不适合我这样的低视力人群,何况于秋风得意,摩托甚急。前两行人横穿,我已打远光灯示意。前面一个避过,后面一个必也是心不在焉,撞上了我的右后视镜,声音颇脆。只是顺势扭了一下那灯,看其人概是无碍。 我本欲驰去,也罢,却又于心不忍,停下,而其过来势汹汹,我却突失道歉之心。有理却又不善表达,只是强词。道是横穿马路,本应左右视之,我已打远光,应是可注意的。况前者已避,后者当是不知停步。 争理几欲动手,然众目睽睽,量他们也不敢欺负我这柔弱书生。一人劝而离去了。 我便生了这样的心:为师者当教人以谦让,并表率之,奈何临事而变?若我以道歉为先,兼慰问之,必不会如此动肝火了。如不做此举,也应据理争之。空教了学生国语几年,临场却失了表达。每每如此,想想懊恼不已。 我本未受辱,亦有理。然一阵子没了温良,又看到自己差劲的应变能力,想自己终是成不了大事的。 记得几年前受交警责罚之时的手足无措,又有考试时的屡屡失手,或是偶遇得意的激动忘形,我感到自己死多么的庸俗无能啊!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