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小异——《种树郭橐驼传》与《庖丁解牛》的异同比对

高中语文选修教材《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选取了两篇类似的作品,庄子的《庖丁解牛》(以下简称《庖》)和柳宗元的《种树郭橐驼传》(以下简称《种》)。在教学中,可以通过比对进行学习。以下粗浅地从几个方面谈谈它们的异同之处。
先说一下两者的共同之处。
一、手法相同。
两篇文章都属于设事说理性的寓言。可以说都采用了类比的手法。解牛之道类同于养生之道,种树之道则类同于治民之道。在言及两者技艺时,又都采用了对比的手法:《庖》“良庖岁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数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于硎”,《种》则引入了“他植者”。
二、结构相同。
纵观两篇内容,都是先展现其高超的技艺,进而谈及自己技艺高超的原因方法,最后上升到人事道理的高度。在具体行文上也近乎相同,比如从技术高超的展现到技术高超原因的阐述,皆有提问来过渡:“文惠君曰:‘嘻,善哉!技盖至此乎?’”(《庖》)“有问之,对曰”(《种》)结尾“善哉,吾闻庖丁之言,得养生焉”和“嘻,不亦善夫!吾问养树,得养人术”几乎一模一样。主客一问一答的共同形式更是明显。
三、道理相同。
“顺应自然”是两篇寓言给我们的共同道理。庖丁解牛“依乎天理”“因其固然”,才能做到游刃有余,养生亦如此。郭橐驼种树当“顺木之天以致其性”,才能使树“硕茂”“早实以蕃”,治民也当如此。《种》虽为“传”,但并非是一般的人物传记。恰是以庄子的顺乎自然、无为而治的思想为出发点,借郭橐驼之口,由种树的经验说到为官治民的道理。
四、身份相似。
不说相同,但都属于奇人异士。应该说,柳宗元对郭橐驼的形象刻画灵活地吸取了《庄子》的写作手法。《庄子》中的人物有畸形残疾的,如《养生主》《德充符》中都写到失去单足或双足的人;有的则具有特异技能,庖丁是一例,又有运斤成风的匠人,承蜩的佝偻丈人等。《种》则把这两种特点都集中在郭橐驼一人身上。
除以上大同之外,当然还有一些小异之处。
一、场面的描写。
《庖》的场面集中于第一段,以舞蹈化和音乐化表现庖丁解牛的技艺娴熟,另有解牛后“謋然已解,如土委地” “提刀而立” “善刀而藏之”的描写。《种》则无场面描写,多以侧面烘托,借长安人、他植者来言其技艺高超。
二、人物的刻画。
不说生理上的特异之处,单就性格表现而言,郭橐驼显然比庖丁有血有肉、形象鲜明。《种》的开头言其得名由来,“甚善,名我固当”的回应和“自谓”的举动显其豁达,又让人思考其自信的背后是什么。技艺探讨的结论是“吾又何能为哉?”问及“官理”,也只是谦逊地回答“我知种树而已,理,非吾业也”。如果非要问庖丁有什么性格特点,也止“怵然为戒”的小心谨慎及“踌躇满志”罢了。
三、道理的揭示。
从道理的揭示这层来看,《种》是显性的,《庖》是隐性的。问及“移之官理,可乎?”郭橐驼描述了官吏烦令扰民的情景。繁政扰民等同于勤虑害树,非常鲜明地表现“官戒”的内涵:顺应百姓的生活习惯和生产规律,让他们休养生息,才能维持承平之世。《庖》结尾是文惠君的感悟:“善哉,吾闻庖丁之言,得养生焉。”至于如何养生,庖丁没说清,需要读者从庖丁的解牛之道中自己感悟了。
四、道理的内涵。
《种》的道理揭示的内涵是单一的,《庖》揭示的道理则是多重的。我需要我们知人论世。庄子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强凌弱、众暴寡的乱世,篇名为《养生主》,实是乱世的生存哲学:人处世间,只有像庖丁解牛那样避开矛盾,做到顺应自然,才能保身、全生、养亲、尽年。此外庄子也告诉世人通用的成功哲学:做事不仅要掌握规律,还要持着一种谨慎小心的态度,收敛锋芒,并且在利用懂得规律的同时,更要去反复实践,像庖丁“所解数千牛矣”一样,不停地重复,终究会悟出事物的真理所在。《种》大概写于柳宗元任监察御史里行(御史见习官,可到各地检查工作)时。唐从安史之乱后,老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苦不堪言。柳宗元针对官府扰民、百姓疲敝不堪的社会现象有感而发。可以说文章揭示的道理只是单一的政治内涵。但正因为单一性,也更表现出《种》鲜明的针对性。
通过以上比对可以看出,《种》无论在表现形式上,还是主题思想上,都是对《庖丁解牛》的继承发展。两者可谓大同小异。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