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虚无到虚无——由月考作文随想

“物竞天择”的说法似乎并不适合人类,因为我们号称万物的主宰,我用我的唯物论去创造上帝、如来及阿拉。但我们的强势似乎又是那么的不堪,人又怎禁得起自然的风化?百年之后的衰草枯骨,宇宙大地前的脆弱,都让我们的哲人提起敬畏的话语。但当我看见工业的机械巨手伸向地球,大气的浓烟滚滚,总会担心地球是否会不堪重负,玛雅的末日神话到来之时,你我又该如何活下去?
于是生命的奇迹留给那些最有资格和命运谈判的强人,比如金钱地位的拥有者。我们用投入战胜了死亡,贫穷将生命献祭得大方。在我的周围总有一些因贫穷而不得治疗的垂死之人,他们曾是我的亲人,也曾是我的邻居。岁月如梭地流过一二十年,死神收割去一批又一批。有唏嘘的,有快意的,有悲痛的,有无奈的,人总是在那一刻为生命的意义闪现灵光——活在当下才是最好的真谛,然不久之后又变得无以释然,争名夺利、斤斤计较,又为那般。放之于生命的大局,这些鸡毛蒜皮却又是多么的可笑。
然而当我们分解生命成每分每秒,原来我们都活在这样的境地中,为挣脱,又沉沦。母亲每天要打些电话,叫上些人,或麻将,或打牌。抽头的微利也许抵不过委屈、逢迎、茶水点心,母亲这般活着太累,而我的孝心总又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如果百年之后,回顾此生,母亲会说些什么,有什么能令他感慨的记忆呢?
信佛的人相信来世与今生,祈求今生的太平与来世的幸福。也许来世的母亲不会那么辛苦,但我又何曾知道来世的模样。我从虚无中来,用一个偶然的卵子和亿万分之一的精子在冥冥中诞生,终于延续成双双的一代。双双的前生是什么?今生是我的女儿,来世是我的情人?我无法参透生命。在这三十上的年纪,为生命的定义思考。十年之后,传说中的不惑之时,我依旧无法参透。有时生命走不到那份年纪,即便是匆促地离去,它同样改变不了什么。关于死亡的悲伤痛苦,在生命的历程中又算得了什么。人生的一潭水,泛起了涟漪,卷起了巨浪,或是永恒的死水一滩,它终究是那么一潭水的本质。
大黄蜂为什么要选择飞,如果不飞,它也可以成为蚂蚁,服务员的回答也是经不起问的。“物竞天择”的规律会让大黄蜂学会异化。纵是大黄蜂会死绝这与苍生万物何关?物种每天都在消失,我们也看不到蝴蝶效应这般的奇迹。纵然宇宙归于沉寂,这些莫不是注定。从虚无到虚无,生命本不值一提。
我变得愈加的难以满足了,我变得愈加的愤世嫉俗了,我又变得愈加的无所谓了。我想我的前生如是人类,那必是疯子或是诗人,要不然今生为何会这般的头脑不清醒。如果生在乱世,我活下来的原因定然是反贼或是走狗。动物为了生存去改变自己,适应环境,而人却不可以为了生存而改变气节。因为人高于动物,因为人有道德的约束。那究竟是什么规定了道德,约定俗成的伦理只是人这种动物定义,是人在统治地球中让自己的思想变得如此专制。
如我这般,必是活不久长的,因为对生命没有热情,我消失了生命的本真,我在迷失中不断迷失。
昨天的心情非常的糟糕,因为看不惯同座麻将的中年妇女。我清高的看不惯她的势利,包括她的言语,还有本不该属于她的运气。还有别人。小店是一个集散地,男人都是势利的,母亲要委屈自己请他们就座,还要看他们是否给十足的面子。开店的去他妈的和气生财。只怪此生要处于此,悲哀的只能怪自己的命。我也讨厌那些假装清高或是假装慷慨的虚伪之人。现在套什么近乎?知道你的女儿嫁了富贵人家,也看着我结婚有女长大,当年我这穷小子单身一人时,还不是叫你女儿离我远点!
幸福着你们的幸福去吧!我更喜欢海子,面朝大海。
我时太偏执了,偏执的不近人情。双双被我狠狠地教训了一下,抱着她就回家,又被愤怒的母亲拦下,因为我命令她不看电视准备睡觉,她却不甘而哭闹,因为有母亲仗着她。若是在家,她早已乖乖听话了。因为哭闹不止,所以我打了她,打完以后,回家,玩好游戏,准备睡觉。又把电脑打开,再次地删掉游戏。有人怪我只会游戏,却是总把双双晾在一边。我也知道委屈是可以克服的,更是可以遗忘的,比如通过睡觉,更比如通过死亡。
生命永远是个参不透的结,死亡之后还有死亡,譬如冥界,譬如极乐世界,难道那里不是另一种生命的境界?那些愚蠢的哲学家、物理学家何必空研究飞翔,尚不及服务员一句话来得现实。
当活在现实中时,又要思考生命的意义。不如饿着算了,每天只烦恼着一个吃,吃饱了却生出万般的烦恼。大黄蜂只顾着飞翔,人类却可笑地烦恼着它的飞翔。他们说人类有大黄蜂没有的快乐,惠施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我终于确信以前的知识是可笑的了,让我只认识到唯物主义的先进与真理,回头却依旧解释不了生命的本真。我以前总认为宗教等非唯物主义哲学的荒谬,如今看来还是偏执了。我该如何去解释这从虚无到虚无的个体生命,我该如何去理解这宇宙自然的风云变幻。我是最渺小的,渺小的认识不了自己。
关于个体的我,我不珍惜,对于一个母亲的儿子、一个妻子的丈夫、一个女儿的父亲,我知道在走到生命的尽头之前,我还必须活出个样子。用这个生活的社会的要求来规范自己,荣辱休戚都以这个世道的原则去感悟自己。我永远也参不透生命,并且我抱定这个认识,即使我成为全知。但从虚无到虚无,我多少要活出个世俗认为的样子。
我相信我不是诗人,更不会是疯子。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